︳千幻
︳ooc,很廢很亂,只是亂說話





《1和4和焰色與煙花》






>>





好像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現實比小說更奇妙」。對此淺霧幻曾經不敢苟同。


畢竟有資格說出這種話的人生通常已經被寫進小說,載入奇妙的史冊了吧。像他這種會被埋沒在70億人口裡的普通人,別說是小說了,怕是稗官野史都懶得為他留下哪怕是清淺的一筆。


3702年前的淺霧幻的確是這麼想的。作為稍微對心理學和魔術技巧有些研究,長得又能算是偏上等的年輕人,他比一般人稍微輕鬆點的取得同年齡層大眾的推崇,隨後被經濟公司相中,到綜藝節目上扮演那個透過言語戲弄他人的角色,從此過上稍微有點出名卻脫離不了平凡的生活——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為了使自己的操弄對象和觀眾心理遭受動搖,他學會了在巧言令色之間適時的參雜幾個小魔術。結果是他被廣大粉絲們推為魔術師,半推半就的在常駐的節目裡進行了一場表演魔術。這場表演的結局他在三千多年後才知道,他在脫逃魔術成功的瞬間被石化光線照射,維持著可笑的表情與動作3700年。


如果故事就到這裡結束那倒也罷了。但說不定正是應驗了那句鬼話,他在未被詢問過意見的前提下被喚醒,聽見的第一句話就是要他千里跋涉去找一個他根本不認識,也根本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的蹤影。


早知道會這樣,淺霧幻確信自己會在成年的那一天簽署放棄急救聲明,石化也好出門被車撞死也罷,早日入土為安都比如今的狀況好上千百倍。


面對一個武力值巔峰的男人,淺霧幻說什麼都不敢拒絕,鞋都沒穿就踏上了尋找石神千空的旅途。這麼大一個日本,如今要找到一個人都難如登天,更何況要指名道姓找一個特定的角色。


就在幻決定隨便找個幾天再去回報沒找到人時,命運極其浪漫的讓他真的遇見了石神千空。如果真的有羅曼蒂克之神,淺霧幻發誓自己會用盡全力給祂一拳。


早在三千七百多年前,不,說不定還要再更早以前,淺霧幻就深信自己不會喜歡科學家,尤其是腦袋特別聰明的那種。因為他們既任性又固執,不顧他人,喜歡自說自話,老是說令人難以理解的學術詞彙和高速的思考迴路更讓他們很難溝通。


好在他有機會證明他錯了。就這點來看淺霧幻說不定要向石化光線和獅子王司道謝。他提出的這些缺點石神千空毫不客氣的各項全占,但待在他身邊並不會感到壓力,很輕鬆很愉快——大概吧。


「那邊的心靈魔術師不要再發呆了,讓你把酒精拿過來呢。」


「小千空真是的。人家才剛剛在心裡稱讚你呢你就這樣使喚人家。」淺霧幻咧開嘴笑的滿面惡意,手裡卻乖乖的將盛著酒精的玻璃罐推向石神千空,看著少年將酒精燈盛滿。


今天從一大早就開始下雨,大多數工程得在室外完成的科學王國只得休息一天。於是千空待在實驗室裡教克羅姆一些科學知識,幻說著自己沒別的地方能去便也賴在這裡,有一句沒一句的聽著千空老師孜孜不倦的教誨。


「... ...也就是說,你最喜歡的焰色反應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的物理變化啦。連1mm的複雜程度都沒有的那種。」


「夠了別再嘲笑我了。」克羅姆哭笑不得。「那麼千空老師,每一種元素各是什麼光有規律的嗎?」


「你在說什麼呢。」千空笑了起來。根據幻的觀察,這種表情是這傢伙打從心底開心的時候會露出的,著實像漫畫裡的反派角色。明明是好心情卻要用這張臉,石神千空在這方面的確是個惡劣的傢伙。


「當然是死背呀。」


「什麼啊!地球上的元素有多少啊!難道要全部背起來嗎?!」克羅姆抗議的表示。


「這不是當然的嘛。」


「才沒有當然的吧。」幻總算是開口阻止千空胡說八道。「就算小千空真的有辦法背完,一般的高中生也做不到的吧。我的話也只知道鋰離子紅色鈉離子黃色鉀離子紫色這樣的基本概念而已耶。」


「你又不是專門學這個的不知道有什麼關係。不過克羅姆既然要當什麼科學使,那麼焰色表啊沉澱表啊什麼的不能不背的吧。」


「嗚哇,好可怕。斯巴達教育啊這是。小千空不愧是石之日出生的男人,鐵石心腸!」


「哼哼哼,我更喜歡你形容我理性呢。」千空哼笑了一聲,轉頭又繼續對克羅姆說話。「焰色反應可是檢測金屬中是否含有化合物的好方法,你不背起來,怎麼知道現在用的是不是純金屬呢。」


「小千空啊。」趁著克羅姆「嗯嗯嗯」的拿起千空給他寫的焰色表時,幻趴在桌上。「你說啊。」


「說什麼?」


「煙火呀。煙火的顏色,是不是就是焰色反應啊?」


「嘛,細節上有些差異,不過總的來說就是焰色反應沒錯。怎麼?」


「沒事,大概是突然想念煙火大會什麼的了吧。」


「你別鬧了。我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的哆啦A夢。要做煙火的話最重要的主角火藥我們現在可是一點沒有,光憑一堆金屬是能幹嘛呢。」


「哎呀哎呀這種事我還是知道的啦。」幻嘿嘿的笑著。「而且就算有火藥也不至於任性到要小千空拿來做煙火呢,我啊,還是很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唷?」


「哼哼哼,多虧你還有這種自覺呢。」千空也笑了,一邊把肚子餓的開始咕嚕叫的克羅姆踹回村子裡吃東西,一邊收拾著實驗室。「嘛,現在也不是適合煙火大會的季節呢,你就只好可憐的想念了。」


「唉,小千空果然鐵石心腸!太殘忍了!」


「我就當作你在稱讚我了。好了,快走,去吃晚餐了。」



*



雨下了一整個白天,但在入夜後漸漸的停息了,烏雲將天空還給了星月,沒有光害的夜晚竟也是一片透徹的明亮。


淺霧幻習慣性的晃悠到他和村民們送給千空的天文台附近。石神村的居民們都睡著了,但他知道,這還遠遠不到他和千空這兩個3700年前的人類睡覺的時間。


果不其然天文台裡還亮著光,但理應在上頭的石神千空本人卻靠著支撐高腳屋的木柱望著他。


淺霧幻本能的就想退後。月光讓石神千空的身影變得朦朧,但那雙彷彿能穿透人心的紅眸卻異常清晰的直對著他。


他應該要輕快的揮手向他道好。他應該揶揄他為什麼要站在這裡等他難道是喜歡他嗎。淺霧幻有一百億種自然的開場白,但他半種都用不出來。


這可比推測一名觀眾家裡有養貓結果對方沒有還要尷尬多了。


最後還是千空先動了。他向幻走近,沒有管對方緊張的眨著眼就示意他伸出手。幻照做了,然後掌心躺上了一桿細弱的草梗。


「抓這邊。」千空指示,讓幻拿著草梗的一端,自己則敲打打火石,點燃另一端。


橙黃色的火花細細密密的噴濺而出,點亮了淺霧幻驚喜的臉龐。


「線香煙花?」他小小聲的問,像是怕一大聲說話會把綻放的火花震落似的。


「啊啊。」千空聳聳肩。「當初用來裝火藥的陶罐裡只剩下這麼點,怕是一克也沒有,反正也沒有其他用途了,就拿來做煙火吧。不過太少了,怎麼想也只能做這個。」


「啊不... ...不。」就像無論看過多少次,仍然會為河岸邊綻放的,五顏六色的煙花驚嘆一樣,這麼一點點,在這個石之世界裡盛開的,哪怕只有十幾秒的花火,都足夠讓人陷入詩意的感動。「真的... ...很漂亮。」


「謝謝你,小千空。」


草梗仍未燃燼,煙花就灑出最後一點火光後迅速湮滅了。橘黃的光芒褪去的前一瞬間,淺霧幻看見石神千空看著自己笑。


像三千七百多年前在空中盛開的,最美的一朵煙花。







——fin





>怎麼你們理科生談戀愛都那麼複雜我也是理科生我怎麼都不會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