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幻
|ooc,很廢很亂隨便說話





《當你》









溫潤的冰涼唐突抵上臉頰,淺霧幻嚇了一跳。他扭頭,石神千空站在他的背後。


貼在他頰側的是曲線瓶身的可樂。幻上一次收到的可樂瓶早被他拿去做切花的容器,他自認最近已經和石神千空達到幾近寸步不離的地步,想不到這傢伙還是有辦法神不知鬼不覺的請卡瑟吉再做一個瓶子。


「哎呀。」淺霧幻彎起嘴角,趁著機會扔下手裡的電池。「小千空怎麼沒有幫我冰鎮一下?」


「還得寸進尺了。」石神千空笑,順勢在他身邊坐下。琉璃才剛被琥珀拉到外頭,被暖爐烘得乾熱的室內只有他們兩人。「大冬天的喝什麼冰飲料,感冒了怎麼辦。」


「大冬天的不就是要喝冰飲料最痛快了嗎?」幻笑嘻嘻的接過可樂,聽著打開瓶蓋後氣體鑽出瓶口的聲音,滿足的眯起眼睛像一只搖椅上的貓。「不過也是在醫療和保暖條件發達的時代了。」


千空聳聳肩,沒回話。他順手拿起幻尚未完成的一顆電池,端詳了一會後隨手做完了它。幻在一旁小口小口啜著可樂,倒是挺開心的看著堂堂石神村村長給他做家庭代工。


「怎麼突然有空過來?」幻問。二氧化碳從他口中溢出成微微攪亂吐息的亂流。


「下雪了。」千空回答。他們正在加緊趕工的第二台「手機」已經被卡瑟吉和克羅姆手忙腳亂的搬進實驗室裡。千空本來也在,但那不大的空間中又多了個龐然大物,三個人著實有點施展不開手腳。最後千空被以「反正我們兩個也會做了你就不用待在這啦」的理由趕出了實驗室。


「所以就來這了……琉璃那傢伙呢?」他往外頭望了望,沒見到人。「看來是被琥珀抓到別的地方躲雪了……。」


「哎呀那不正好。」幻放下手裡的空瓶,飛快的挪到琉璃原本坐的位置。本著憐香惜玉的精神,堆在琉璃那邊的材料本來就較少。「那就麻煩小千空來做我的部分了!」


千空扯著嘴角笑了笑,竟也沒有反對。不過幻知道千空本來就沒差,反正雪停了那一堆看不到盡頭的材料仍然是他得負責組裝完。


這麼一想之後淺霧幻突然也沒了什麼認真工作的動力。手裡有一下沒一下的動作著,雙眼卻是直直的盯著千空看,像只好奇的鸚鵡,直到少年皺著眉頭回望都沒有收起毫不遮攔的視線。


於是石神千空索性也不做了,手裡電池一扔就抓起幻的手。纖細而柔軟的觸感融化在他掌心。


「你的手也太冰了。」


「是小千空的手太熱了。」幻歪著頭笑了。


雪一直下到了傍晚才停下。



*



淺霧幻睜開雙眼,星光編成的薄紗被石神千空的身影攔成陰影投在他身上。


「小千空怎麼了?」他揉了揉睡眼,坐起了身。「睡不著?」


原先望著滿天星辰的少年回過頭。背光之下,那雙眼仍然閃著紅寶石一般的亮芒。


「稍微吧……吵醒你了?」


幻搖了搖頭。裹著棉被就往千空身邊鑽。千空笑了笑,扯了扯棉被讓它能圍上幻的脖子。


「小心著涼。」他輕聲道。


「病了小千空也會照顧我嘛。」幻嘿嘿笑著,頭一歪身子一倒就靠上千空的右肩。


「還好嗎?」


「很好。」千空回答。「只是普通的睡不著罷了。」


「是嘛。」幻輕哼了一聲,信了沒信也不知道。「別想那麼多……一定沒事的。」


「嗯。」少年回應。終於是將右手環上幻的腰。幻又笑,抬起眼望向和千空眼裡倒映著的,同一片夜空。


「不然小千空給我講點星星的故事吧。」


「好。」




——fin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