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十(微暗表)
|我流怪盜pa
|ooc很廢很亂隨便說話






《光》









遊城十代是光。


不動遊星拆開一包剛到貨的咖啡豆包裝,瞬間滿溢出的濃郁香氣讓他皺了皺眉頭。


午後的咖啡店尚未迎來客人,十代趴在吧檯上打著盹。窗外投進的溫暖日光恰巧在少年身上塗上了方形的橙黃色,棕色的髮絲跟著空氣微弱的浮動一閃一閃。


今天似乎是鎮上某間百貨公司新開幕的日子。架不住遊馬和遊矢的百般要求,亞圖姆和遊戲一早就帶著兩個孩子出門去了。終於不用帶孩子的遊作從遊星起床的時候就窩在咖啡店最深處的座位敲代碼,直到現在連坐姿都沒挪動過。


將咖啡豆倒進保存用的密封罐後,遊星暫時離開了前台。他上到二樓拿了件大衣回到店裡,輕輕替十代披上,隨後坐上少年左側的高腳椅。


十代挪了挪臂彎的角度,平穩的吐息聲中混雜了滿足的輕哼。法老王擺著尾巴從他腦袋上踩過去也沒能吵醒他。


不動遊星一手撐著頭,另一隻手小心翼翼的撩起十代垂落至頰邊的鬢髮。少年的睫毛顫動著微潤的光,陽光畫出的領地漸漸從他身上移開。


好像他們的第一次見面也是這樣。那個很久很久以前,怪盜亞圖姆和遊戲的傳說還沒在鎮上流傳開來的時候,這個遊星當時還不認識的少年,就這麼大剌剌的趴在自己家的吧檯上,一路從中午睡到了傍晚。


那一年,遊星剛接手了父親過世後留下的咖啡店。所有的一切都還悲傷而混亂。才從高中畢業的遊星雖然有足夠的理智應對突如其來的變故,卻也不免擔憂自己能否支撐起這間咖啡店。


他就是在這時遇見了遊城十代。


他在一個同樣有著溫暖陽光的午後光臨,臉上掛著不輸給戶外太陽的笑容。跟著他一起到來的還有一只小胖貓。


他說,他要一杯卡布奇諾只能加一顆方糖。他還說,他今天忘了帶錢,但沒關係,他可以在這裡打工抵債。


結果他就這樣留了下來。一直到現在,遊星仍然不曉得他是從哪裡來的,那個「現在正在旅行中」的自我介紹裡的下一站又是哪裡,他會到哪裡去。


這些遊星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從十代來了之後,那些以往他認定辦不到的事都能因為少年的笑容和鼓勵變成辦得到。遊星開始研究新的咖啡口味,十代永遠都願意當他的第一個試喝員。


後來亞圖姆和遊戲來了。不知從哪裡聽過怪盜傳說的十代搖身一變成為遊戲的頭號粉絲。在十代閃亮而熱情的視線下,遊星只能同意讓咖啡店成為怪盜們的新據點。


然後遊作也來了。遊馬遊矢那兩個孩子好像也是差不多的時間出現的。遊星和十代花了一整天把二樓的空房間全部清理過一次,終於整理出能住七個大活人的生活空間。


咖啡店變得越來越熱鬧。但遊星仍然會想起那些只有他和十代在的深夜。他們送走最後一位客人,拉下鐵門後,十代會給他一個擁抱,笑著說今天也辛苦了。


銀製的風鈴伴著木門被推開的嘶啞聲音響起,一瞬間將遊星的思緒拉回現在。


他回過頭。率先衝進店裡的遊馬和遊矢手裡提著大包小包,一進門就迫不及待的要炫耀今天的戰利品。他們身後,亞圖姆牽著遊戲慢慢晃了進來。平時和警察上竄下跳還能談笑風生的兩人在經歷了人群和孩子的洗禮後,也是難得一見的一臉疲態。


「辛苦了。」店面深處的遊作豎起大拇指。作為對兩個孩子的活力最深有體會的人,他對於亞圖姆和遊戲此時還有說「我回來了……」的力氣是相當的讚賞。


「晚餐吃了嗎?」遊星問,「還沒的話,今天就訂外賣了吧。」


「沒問題。」亞圖姆倒了一杯白開水一飲而盡。在室內仿煤氣燈的鵝黃色光線照耀下,他和遊戲的臉色差的像剛跑完兩輪馬拉松。「你決定就好。」


遊星拿起櫃檯上的電話話筒,十代也在這時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坐起了身子。肩上披著的大衣滑落,被少年一把抓起抱在懷裡。


「……早安?」


「早安,現在是下午五點半。」遊星伸出手,順了順十代被壓得有些變形的棕髮。外賣的電話剛被接通,他示意十代先別跟他說話。


於是十代眨著還有些惺忪的眼,雙手撐著下巴望向遊星笑。遊星回望他,也笑了。


遊城十代是光。


而他何其有幸能擁有他。





--fin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