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十
|ooc很亂很廢隨便說話




《赤》












如果讓不動遊星選一個最喜歡的顏色,他相信自己會不假思索的回答紅色。


實驗室剛好位於食堂三層樓之上的位置真是幫大忙了。小心翼翼挑出午餐中的魚刺,遊星不著邊際的想著。起碼在電梯間塞滿了人的時候,他可以選擇方便而健康的樓梯通行。


說起來自從收起了D輪換上白大掛之後,自己的身上竟是連一點紅色都沒有剩下。遊星倒是仍把卡組帶在身上像隨身攜帶的守護符,但星塵龍一直都是不可褻瀆的潔白。


食堂的電視裡,傑克的大臉不停的被同一個廣告重複刷新出現。說起來下周日是決鬥大賽啊,遊星咀嚼著因為使用大鍋爐蒸煮而有些乾硬未熟的米飯。傑克寄給他的VIP入場券被貼在住處冰箱顯眼的地方,他當然會去參加,雖然並不是以選手的名義。


為什麼會喜歡紅色呢。說實在這種問題其實根本沒有深入探討的必要,但研究課題不在手邊的不動博士實在是閒得發慌。電視結束了廣告的輪播後終於重新開始了午間的連續劇,男主角一瞬間就在茫茫人海裡認出了多年未見的女主角,怎麼可能,遊星晃了晃手裡的味噌湯,最狗血的肥皂泡泡。


或許是因為紅色能包含的意義太多了。遊星想。它能是優雅而狂熱的玫瑰,也能是安靜卻壯烈的夕幕。它能是最堅決的英雄本色也能是最婉約的愛戀,它大到能燃燒成烈日小到能只是硃砂痣。


他的生命裡少不了紅色。他的D輪是顯眼卻沉穩的暗紅色,紅龍一如他的名字,是高傲的火紅。秋有著一頭美麗的紅色長髮。映入遊星眼底的紅色永遠都能提醒他,自己的心臟正在跳動著的事實。


紅色是血肉的顏色。


遊星又想起了遊城十代,那個他只相處不到一天卻讓他留下幾近一輩子深刻烙印的少年。他的身上也有著讓人難忘的紅色,但他的外套顯然遠遠不及他的笑容搶眼。那可是一張在星塵龍的攻擊下死裡逃生也能立刻綻放的笑臉。


十代先生一定也很喜歡紅色。雖然沒有根據,但遊星確信自己沒有錯。從數十年前的童實野市回來後,遊星用盡一切管道去搜尋遊城十代這個人,可除了他曾在決鬥學院就讀的紀錄外竟是一無所獲。遊星本來想形式上的鄙視一下決鬥學院的分類標準,卻還是以「說不定是十代先生自己想穿的紅色校服」的厚道理由作罷了。畢竟遊城十代的決鬥能力和那位傳說中的決鬥王一樣,強勢的根本無法讓人忽視。


那樣的十代在畢業後去了哪裡,在做什麼,為什麼自己在穿越了時空後會在歐洲遇見他,不動遊星一點都不知道。他不知道為什麼少年的身後會跟著一名精靈和一位男人的靈魂,甚至不知道少年的貓是不是喜歡魚乾勝過貓糧。


他只知道是十代的笑容拯救了他。在那場他被迫與星塵龍站在對立面的決鬥中。即便是現在,遊星只要闔上眼睛,都能立刻在眼簾前勾勒出少年嘴角勾起的弧度,仰起頭來的話光會把眼皮的血色映上視網膜,正好是十代的紅色。


不動遊星在等一個人。他從未否認也從未掩藏,所以即便他並沒有大張旗鼓的宣揚,他的等待與尋找仍然人盡皆知。


遊星曾經嘗試從傑克和克羅身上打聽十代的訊息,但即便是如今身為決鬥王的傑克,對於遊城十代這個名字的印象也僅僅止於當年遊星從時空旅行回來後向夥伴們解釋過程時提到過而已。遊城十代,除了就讀過決鬥學院外,竟然再沒有於任何決鬥歷史相關的紀錄上留下痕跡。


這顯然有些荒謬。遊星不只一次這麼想。就像武藤遊戲憑藉著高超的決鬥技巧名揚決鬥界一樣,他不相信一個決鬥能力不輸遊戲先生的人能夠默默無名到這種地步。簡直就像是在刻意迴避著什麼一樣。但當初短暫的相處中,少年那份不遜於正午豔陽的熱情卻耀眼的讓遊星有些不願相信他能多低調。


最後還是卡莉技高一籌。她蒐集情報的能力顯然比遊星強多了,雖然也只是多找到了十代入學的時間罷了。根據她的資訊,遊城十代早在好幾十年前就從決鬥學院畢業了,十八歲,那時候武藤遊戲甚至還沒離開人世。


「這麼說起來就算他還活著,也早就超過一百歲了耶。」她說,遊星只是笑著向她的情報道謝。


是啊,應該是這樣的。其實連遊星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時至今日仍然會下意識的去尋找那抹艷紅。他其實也不是沒有想過再一次穿越時空去見十代,但紅龍已經不在的現在,要單純以科學與科技違背時間和空間的規則想必不是遊星有生之年之間能實現的結果。那是最後一次,遊星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訴自己。十代拎著包包從他的D輪上跳下,笑著朝他揮揮手,隨後轉過頭面對遊星不知道通往哪裡的方向,很快就消失在他眼裡。


那是遊星留下的,遊城十代存在過的最後一個痕跡。


但時至今日,不動遊星仍然覺得,十代仍然在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世界的某個角落,臉上掛著燦爛而溫暖的笑容。偶爾遇見像當初的自己一樣陷入困境的人,他會眨著閃亮的眼睛說「既然讓我遇見這種事了,就一定要幫忙啊!」


真是不可理諭,遊星自嘲的想。身為最應該理性思考的研究員,卻情願去相信最不科學也最不可能的選項。


或許只是因為。遊星起身將餐盤放上回收檯。午休時間還有一會,他想去研究院對面的便利商店買杯咖啡。傑克總是嫌棄那種廉價飲品沒格調又不好喝,但遊星沒什麼感覺,他從來不是對咖啡味道特別講究的類型。


或許只是因為,他好想再見遊城十代一面。


大中午的陽光慵懶的讓人疲憊。遊星看了看行人專用的紅綠燈,鮮紅的顏色阻止著人潮。他皺了皺眉,盡可能的把自己往大樓的陰影裡塞。另外一個方向的綠燈亮了,於是右側開始有人流洶湧而至,他們經過等紅燈的人群像沖刷岩岸的浪,以各異的顏色像流星劃過遊星湛藍的眼。


直到那一抹亮眼的紅掠過時間才矯情的拖長了吟唱。


等到反應過來後,遊星早已緊緊抓住對方的胳膊。棕髮的少年疑惑的回頭,大大的淺棕色眼睛好奇的打量著遊星像初見某人的幼貓。男人的靈魂和橘色的小胖貓沒有在他身邊,只有高傲的精靈用審視和不滿的表情盯著遊星看。遊星這時才開始後悔自己的莽撞,他忘了他得開口說點什麼,甚至忘了在抓住對方前多看幾眼以免認錯人。


「啊!你是……遊星?」遊城十代突然露出驚喜的笑容,合時合理的打破了尷尬與沉默。時間終於又開始流動了。「是遊星嗎?!」


「啊!嗯……對,我是不動遊星……十代先生。」


「嗚哇是遊星欸!」十代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差點都要忘記了,我還以為已經沒有認識我的人了呢!」


遊星張了張口,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見眼前的紅色一閃而逝。遊城十代熱情的給了他一個擁抱。


「好久不見啦!遊星!」


不動遊星還有很多問題想問。為什麼理應衰老離世的遊城十代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與當年從決鬥學院畢業時的他相比一點變化也沒有。但這些問題很顯然的,都不是現在的重點。


遊星在心裡進行了一陣子有和沒有沒什麼區別的拉扯,終於還是在尤貝爾冷冷的注視下伸出手,環住十代的腰。比他小了一圈,纖細結實卻也柔軟。


「好久不見……十代先生。」


遊星將下巴靠上十代的肩窩,少年外衣的鮮紅色浸滿了他的視線。


他終於找回了他的紅色。


真好。




--fin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