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もいもり的夢境理論(版主繪型人設創作故事)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事前掃雷

意識流,大量自我意識,不喜勿入
自攻自受?可能吧,會雷慎入
主角是作者自己,會雷慎入
這是混更,是混更,因為我沒稿子能更新了——(拉長音)(被pia飛


那就走了喔——


------------------正文分割線----------------------



《もい的自白》


「好想去死。」

這是很多很多自我意識過剩的少年少女,最常說的話。

「如果可以死掉的話那就太好了。」

覺得世事不如人意,覺得所有人都對不起自己,覺得自己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人在意——

——其實就只是青少年都會有的,自以為是的情感罷了。

一種覺得世界都該繞著自己旋轉的,自我膨脹的的想法罷了。

畢竟就算再「想要去死」,最後真的死掉的人也少之又少。

然後少年少女們長大了,漸漸理解到世人沒有義務要「注意」到自己,也慢慢知道了,即便自己認為自己有多麼不重要,真的死掉了也會有人在乎的。

所以就不再有那麼多的「想要去死」了。

所以大家就都慢慢成長為一般人了。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但我不一樣。

如果問我是不是與這些老愛自怨自艾的少年少女一樣,我的答案可以是「對」也能是「不對」。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我的起點和「一般的少年少女」並不一樣。

先天性免疫不全症候群。好像是這個名字吧,陪著もいもり這個存在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疾病。

具體而言是什麼症狀就不用我多說了吧,說實話看看病名就大概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就是因為這個疾病,我從小就和一般人「不一樣」。

不是都這麼說的嗎,孩子是最有活力的存在了。老是喜歡跑跑跳跳,一刻也停不下來。

但在一群吵吵鬧鬧的孩子裡,我安靜的像個異類。

並不是說我生性孤僻不願意和大家一起玩——相反的,我非常想加入大家,非常想和大家一起玩,一起說相關的話題,想和大家成為好朋友。

但我做不到。

小孩子的免疫力本來就不好,加上我天生的病症,一點點的病菌都可能要了我的命。而不用想都知道,到處跑啊玩啊又不經常洗手的小孩子身上會有多少病菌。

我的主治醫師是個非常溫柔的好人。他知道我一個精力旺盛的孩子是不可能會乖乖待在隔離病房裡的,所以在家屬同意的狀況下,我帶著大大的醫用口罩,和同齡的孩子一起上學了。

雖然是如願來到了學校,但我卻從來沒辦法和同學一起愉快的玩耍。畢竟外面的世界對我來說太危險了,我最多最多,就只能做到靜靜坐在位置上,看著同學們玩耍而已。

就算有人邀請自己一起玩也不能接受。這在我經歷過一次玩很歡後臥床好幾個禮拜後,不需經過長輩阻止我也不會再幹了。

生病當然很痛苦。先不說那一堆一堆的管子啦點滴啦藥啊呼吸器啊什麼的,光是一個人待在那個安靜壓抑到能逼瘋人的空間裡,就夠讓人受的了。

與其待在病房,我寧願去學校上課。所以很快的我就學會了忍耐想玩的心情,開始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待在位置上,看書,做一些自己一個人也能做的事。

但是——畢竟那個時候的我也就是個小學生,我的同學們當然也都是。

小屁孩嘛,對於一個總是帶著又大又醜的口罩,夏天也穿得暖呼呼的,能夠不用上體育課,動不動就在醫護室躺著,動不動就是請假,在學校老是特立獨行的孩子,會是什麼反應?

是的,沒錯,我被霸凌了。

現在想想,其實也沒有什麼。無非是一些幼稚的嘲笑,惡作劇,孤立與明著暗著的惡意中傷。

我的課桌椅曾經被粉筆畫上醜陋的圖樣,寫了些孩子慣用的,罵人的髒話。

曾經在走過一條走廊時,被故意從樓上倒下的水潑中了。在那之後自然又是進了醫院。

餐具被丟進垃圾桶過,書包被扔進廁所裡的經驗也是有的。有的時候,走在路上被幾個惡毒的女孩子堵住去路,當場被難聽的話罵到哭,這樣的經歷多到我甚至不想再算了。

如果是現在的我,這些幼稚的行為或許笑笑就會讓它過去了。但很可惜的是,當時的我還做不到。

很傷心,很難過。這是當然的吧,我猜任何一個人被這麼對待都會生氣難過的。

我又不是故意這樣的。我也很想和大家一樣啊。就算這麼說也不會有人聽的,因為那個年紀的孩子哪裡懂得生病的人和他們有什麼差別。

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小就養成了什麼事都不會直接說出來的壞習慣。不管發生了多麼令人痛苦的事,我從來不會說出口。所以同學們不知道在他們眼裡好像很輕鬆很好玩的住院其實很痛苦;所以我的父母老師,甚至是讓我撒嬌哀求才願意放我出來上學的醫生都不知道我在學校過得越來越不快樂了。

沒有人知道。所以一切的一切我都自己承受起來了。我理所當然的變得越來越孤僻,越來越不笑了。似乎也很理所當然的變得怨恨起所有人,怨恨起包括自己的全世界了。

這種憤世嫉俗的中二病每個青少年或多或少都會有一點吧,只是我的進程比一般人快多了,那個時候的我也才小學。

接下來的事也不需多說了吧。我或許的確比同年齡的孩子還要機靈些,或許該說,更會用點小聰明小手段。

升上五年級後,我開始懂得將生活的重心轉到喜歡的事物上,雖然是會被大人說不切實際的事物,但它們總是能夠很有效的撫慰我在現實生活中的寂寞。

在這麼做了之後,我就能夠將自己抽離到一個更高的位置去看那些仍然在發生的,對我的霸凌行為。

然後呢?即便有轉移注意力的手段,傷心難過那是肯定有的,憤怒怨懟那肯定是有的。

所以我開始了報復的行動。

那個時候,智慧型手機什麼的才剛剛出現,根本流行不到哪裡去,監視器啦這些東西也沒有普遍到大街小巷上都是。

既然都提到了這些東西,我究竟做了什麼想必不需多說。我沒有傷人,準確的說,我從來不物理性的傷害人,畢竟我這個身體也不見得傷的了人。

但的確我用了很多方法,讓那些曾經或是正在欺負我的人沒好過。老師電腦裡的成績單是個好素材,那個年代流行的通訊軟體也是個挑撥離間,中傷誹謗,調弄人心的好手段。

我做了很多很多很噁心的事。

當然沒有人知道是我做的。只要我不說,不會有人知道是我做的。因為根本沒有人會想到,這是那個安安靜靜,常常不來學校的乖乖牌搞出來的。

有人因此變得鬱鬱寡歡,或許比當年的我還要嚴重。因為被嚴重排擠而轉學的人也是有的。

我沒出聲,就這麼看著一切發生,看著一切因為我不再有任何動作而止息——

「我好噁心啊。」

然後,難以抑制的被這個想法淹沒了。

那個時候的我早就沒有自以為是的討厭世界,討厭眾人的想法了,但我卻深深的,深深的,討厭起自己來了。

很正常吧。換做是任何一個人,聽過我做的事後,不討厭我都不正常。

我極度的厭惡這樣的我,做過那麼多噁心事的我。每一天,在學校,在醫院,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討厭著自己,討厭自己的小心眼,討厭自己做的每一件事,討厭自己與他人的不同,討厭造成一切的疾病,討厭著討厭自己的自己。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まちもり誕生了。

她是我在很小很小的時候,用媽媽用剩的破布自己縫的布娃娃。原本是想做一隻兔子玩偶的,但因為布料不夠,所以一邊的耳朵變成了貓咪的。

她並不是長得很好看。不如說,因為我手藝的程度有限,她看起來特別的噁心。雖然我沒有給她縫上嘴,但她看起來總是在嘲諷的笑。

まちもり這個名字是後來才有的,是在我將自己取名為もいもり之後才為她起的。不過我在這裡就還是這樣稱呼她吧。

我發現抱著她會讓我安心。

因為抱著她,就好像聽著一個人站在離我很近很近的地方,指著我的鼻子,露出扭曲的笑容,用所有我懂得的難聽詞彙罵我。

她會用她所有與我相處的時間責罵我,嘲諷我,但與此同時,她卻和我站在一起,站在最理解我,最能支持我的位置上,穩穩的從來不會離開。

我當然知道的。まちもり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難聽的字句,都是我出於自虐的,自我厭惡罷了。我不過是需要一個媒介,能夠自然而然的聽見自己對自己的嫌惡,好讓自己好過些而已。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從小學畢業了。

父母讓我去讀距離家裡很遙遠的初中。那裡,沒有半個認識我的人,他們大概是不清楚,卻隱隱約約知道了什麼吧,總之他們希望我重新開始。

升上初中後,我的身體狀況有了些許好轉,在接受一些我也不是很懂的藥物治療後,白天在學校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勉強可以做到了。

但對於那時的我來說,就這麼扔掉那些很沉很重讓人難受的過去和情感,重新開始,是不可能的。

但我同時也不願意再度成為眾人眼中「怪異」的存在。最起碼,想要和大家都一樣。

所以我戴上了面具。

「面具」戴久了,久而久之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一個與陰沉的,黑暗的,令人厭惡的我完全不同的人。

他是もいもり,就是大家認識的,熟悉的那個もいもり。

就是那個傻乎乎的,樂天過了頭,喜歡和人扯東扯西,喜歡開心的笑,不管發生了什麼都是先「沒事沒事!」,溫柔又快樂的もいもり。

就是那個招人喜歡的もいもり。

我當然也很喜歡他。他本來就是我心目中嚮往的那個存在。

我把一切讓給了他。在他出現前的那些悲哀與痛苦,我都好好的收了起來,帶著那些他不需要的負面情感和まちもり一起躲了起來,然後,靜靜的,看著他成為了もいもり,成為了我。

他一直都做的很好。在我們都還不叫做もいもり的時候,他起了一個叫夢付き的名字,說是「有著同一個夢想」的意思。很棒的名字,我很喜歡,但從來不覺得那適合我。

他認識了很多好夥伴,包括在從今往後的日子裡,一直一直陪伴著我們照顧著我們的ゆうし。我很高興他能活得那麼開心,但也總是會有莫名的嫉妒感,然後再因為這樣的自己而深深厭惡著。

但我還是想了,一邊覺得自己實在噁心過頭,一邊還是一遍又一遍的想了。

如果——即便我自己也知道不可能——如果我從來沒有生病,如果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那些事,會不會現在那個溫柔的,快樂的もいもり,就是我?

「當然不會啊。」

有一天,我被他拉了出來。

只是具體化的形容罷了。畢竟我們本來就不是兩個人格,我們從來都是一個人,只不過是一個人的兩個面相罷了,他這麼說著,說要讓我看看這個屬於「我們」的世界。

有能夠談心的好友,有能夠打鬧的損友,有溫度有色彩的世界。

對於一般人而言正常不過的,卻是我曾經要也要不到的世界。

「因為我們和大家都不一樣,所以才能夠有現在的我們啊。」

就連對「自己」都是那麼的溫柔,或許這就是他最討人喜歡的地方。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我做到的這些事,也都是你做到的。」

「從今以後,一起加油吧。」

在我能夠,重新喜歡上自己之前。





《もり的自白》


「好想去死。」

網路和社群網站漸漸興起之後,我很常在網路上看到有人這麼說。

他們有很多的理由。不被理解,不被重視,很多很多的理由使他們覺得自己就是死了也沒人在意。

但是啊。我總是抓緊每一次能夠和他們聊天的機會這麼告訴他們。生命是很重要的。

就算看不起自己,也絕對不要看不起自己的命。

我有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她叫ゆうし。

在知道我生病之後,她只要一有空,就是三更半夜都會特地從學校過來醫院陪我。

她的確是一個難得的好朋友。

「もい」和「もり」的差別也是她第一個發現的。所以,她把我的名字拆開成兩個部分,好讓她能夠區別一個人身上巨大的不同。

常常在網路上看到有人稱呼我「もいさん」,說喜歡「もいさん」,我都悄悄的記下來,告訴另一個我了。

吶,你看,還是有人喜歡著你的。

ゆうし是第一個聽過我的過往後還不討厭我的人,我很喜歡她,很依賴她,我們幾乎可以說是形影不離。

有一次,我病得很重。就是有一半被送進鬼門關的那種嚴重吧。

我在徹底失去意識前,聽見了她從病房外傳進來的,巨大的哭叫聲。

「不要死。」她這麼說了。

你看。我還有閒情逸致吐槽著另一個我。

還是有人喜歡著「もいもり」的。

所以,就算我們再怎麼討厭自己,再怎麼因為病痛和自我厭惡而想一死了之。

就當作是為了他人也好,為了他人而活吧。

或許有些自戀吧,說什麼「有人喜歡著自己」。

或許有些自以為是吧,說什麼「為了別人而活」。

身體健康的人大概不懂吧,像我這種隨時會進棺材的人啊,要是沒有一定強度的求生意志,是絕對活不了的。

因為想著自己是絕對沒用的,所以我逼著自己去想他人。

ゆうし成為了不讓我想著去死的求生意志。

所以我才成為了我。

所以才得以有了今天的這個,藏起了一切悲哀與痛苦,活得沒心沒肺,快樂而無憂的もいもり。

我很常坐在病房裡,透過網路和很多很多的人說話。

他們有些有著自己悲傷的過去和不敢面對的以往,於是我嘗試著去引導,試著以我沒多他們幾年的人生經歷去安慰他們,看著他們在我碰不到的遠方露出笑容。

說實話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因為時至今日,我連自己的過往,我的另一個我都不是很敢觸碰。

我畢竟仍然是個人類,我知道我不敢接受自己曾經做錯過事。

我知道我仍然對過往耿耿於懷,我知道我仍然無法接受自己因病而破破爛爛的身體。

我知道我還是討厭著自己。

可是啊,這些都可以放在一邊。

畢竟都已經決定了要為大家而活著,我的這一點小事就先放著不管吧。

只要我仍然是那個無憂無慮的,能夠為大家帶來快樂的もいもり,那就沒有問題了。

所以啊,大家。

請絕對不要討厭世界,討厭人類,討厭自己。

請絕對不要覺得自己死了無所謂,請不要覺得自己沒有人在意。

——我很在意喔。

因為我是為了你們大家而活著的。





《まちもり的自白》


「好想去死。」

這是我的主人——もいもり——你們是這樣叫他的吧,不管了,反正,這是他最常掛在嘴邊的話。

動不動就要說上一句,通常是用滑稽的,搞笑的語氣。

也常常在心裡這麼想著,用著難聽而痛苦的,悲哀的求救聲。

這是當然的吧,我早就笑到沒興趣笑了。一個被疾病折騰成這樣的人,不想趕緊死一死圖個痛快那才奇怪。

不過這傢伙還是活著了,好好的活到了今天,還能寫這麼一大篇的廢話。

經常被主治醫生或友人罵不顧自己身體的,熬夜寫同人文或寫歌,然後再弄得自己半死不活的。

感覺像個抖M,不覺得嗎?包括讓我的角色定位成為「責罵自己」的玩偶這麼噁心的自虐心理。

不過他也的確該罵,所以我從來不拒絕這樣的工作。

他或許夠聰明,但也很笨。

如果他不笨,他或許會知道自己有多麼的矛盾。

他從來擅長哭著說沒事,痛苦著打出笑臉表情。

嘴上說著為眾人而活,心裡卻偷偷希望著誰能理解自己。

從來善於拯救他人,卻期待著被拯救。

為什麼我要說這些?

因為那個自以為是的白痴是不可能會在自己的自白裡面寫這種羞耻的語句的。

我從來是他對自己坦白的最好媒介。

所以就這樣了。

啊?我的自白?

我只是隻玩偶,要什麼自白。









---------------混更的分割線---------------------



後話


看完就統統給我忘掉,感謝大家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掃雷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新年快樂,各位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嗯嗯,是的。

這是我自己的生日賀文。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