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るxまふまふ  [忘詞]


    事前掃雷

    本篇為單純腦洞作品,與三次元真實人物無關,請勿當真

    配對劇情設定內容不喜慎入

    無肉,清水甜。敬請安心食用

    保證不添加防腐劑。非戰鬥人員敬請自行斟酌安全距離


    Ok? Let's go! 


-----------------------正文分割線-------------


    頭戴式耳機中傳來急促的吉他和弦和節奏明快的鼓聲。まふまふ沉著臉,用盡心神去聆聽每一個節拍和旋律。


    伴隨著在入歌前逐漸加快的bass聲,他也不自覺的跟隨音樂點著頭。


   “‘赤紅燈籠的顏色燃燼了夕暮的餘輝’----”


    特別壓低過的聲線吟囀著曲調,まふまふ凝神聽著取代吉他成為主伴奏的梆笛和古箏交織而成的樂聲,等著下一段歌詞來到。


    “‘是誰憔悴的背影湮沒於螢火閃耀的千鳥居’----”


    砰砰。突然一個溫柔的觸感拍了拍他的腦袋。まふまふ嚇了一大跳,趕緊轉頭,發現那個在黑色亂髮下的白皙面容正衝著他微笑。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用口型叫著,微微瞪了男人一眼。


    そらる只是瞇起眼,淡淡一哂,便重新將視線擺回眼前的歌詞。


    “‘來不及在夏日結束前  傳遞給你的心意’----”


    不需要特別壓低,就能夠完美的傳達憂傷與無奈的低沉嗓音響起,一瞬間就讓まふまふ聽得入迷。


    “‘伴隨著最後一朵炸裂的煙花  模糊於連星辰也消逝的夜空’----”


    接下來又是自己要唱了。まふまふ趕緊定了定心神,好讓自己能專注於歌曲,而不是身旁的そらる。


    進入B段之前有一小段急促而婉轉的三弦琴獨奏,まふまふ靜靜的等待著那橫空而出的破裂鋼琴聲響起。


    “‘是誰說過  人類的生命一如璀璨的花火呢’----”


    “‘一旦燃燒殆盡  就成了與垃圾沒兩樣的廢物啊’----”


    “‘既然如此  為什麼我仍頑固的不願闔上眼睛呢’----”


    そらる完美的接過了詞,一邊唱的同時還看了まふまふ一眼,露出得意的微笑。まふまふ又瞪了他一眼,鼓起臉頰扭頭不理。


    “‘為什麼只要你不在身邊’----”

 

    接下來應該是兩人的合唱。まふまふ將口湊近麥克風,準備一個漸漸提升的高音。


    “‘就是發了瘋似的寂寞呢’----”


    準備進副歌了。但まふまふ還是先暫時分了神,轉頭望向身邊的そらる。


    (そらるさん,)  他使用比手畫腳加上拙劣的唇語。  (等一下---)  他用力擺了擺手。  (不要----)  大拇指指向自己的胸口。  (----捉弄我!)


    そらる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まふまふ差點沒給他一個白眼。


    伴隨著爬升音的吉他和弦,まふまふ屏住呼吸,等著そらる唱出副歌的第一句歌詞。


    “‘吶  我所深愛的你啊  你知道嗎’----”


    まふまふ直接呆住了。


    雖然是自己寫下的歌詞,但當そらる以極為溫柔而悲傷的聲音將其唱出時,他還是動搖了。明明知道這只是自己在胡思亂想,但他還是下意識的以為,那個男人是在為自己而唱----


    “‘若你是那片幽暗的夜空  那麼我願意’----”


    “‘以我微薄的生命  點亮你最喜歡的夏日花火祭’----”


    忍不住了。まふまふ顫抖著,慢慢轉頭。


    そらる輕輕閉著雙眼,專注而深情的對著麥克風唱著。白皙的幾乎沒有顏色的肌膚在有些陰暗的錄音室裡透著薄薄的微光,映在まふまふ的眼瞳裡,依舊是迷人的令人無法自拔。


    依舊是喜歡的無法自拔。


    “‘只要是如此的話  即便從此化為漆黑的焦炭’----”


    音樂還在繼續。そらる彷彿根本沒注意到一旁呆滯的まふまふ一般,自顧自的唱的投入。


    “‘我也要  成為你的一部分啊’----”


    梆笛聲華麗的一個流轉,緊接著是まふまふ的部分了。


    “‘吶’----”


    聲音在顫抖。そらる奇怪的轉過頭來看,似乎是在疑惑明明自己還沒捉弄到まふまふ。但まふまふ不敢回望,只得繼續唱下去。


    “‘我所深愛的你啊  你知道嗎’----”


    不行。不管怎麼唱,腦海裡總是不停的浮現そらる的面孔。仔細回想,當初自己根本就是在一直想著そらる的情況下寫下這首歌的,那麼,在這個男人還在身邊的時候,自己根本不可能平心靜氣的唱完啊!


    “‘若你執意要將生命填滿悲傷  那麼我願意’----”


    呼吸開始困難了。身體好熱,頭好暈...


    (沒事嗎?)  そらる有些擔心的靠了過來。


    まふまふ搖了搖頭,然後稍微躲開。


    “‘將我所剩無幾的快樂  全部奉獻與你’----”


    啊啊。まふまふ有些無力的撐著自己有些失去平衡的身體。


    糟糕,怎麼辦...。歌詞在腦海裡漸漸變得不明晰,全部只剩下----


    “‘只要能在消逝之前  看見你的笑顏’----”


    ----只剩下他。


    他淡淡的眼神,優雅的輪廓,還有輕輕淺淺的甜甜香氣----


    ----都令他像著了魔似的深深迷戀。


    “‘我也覺得足夠’----”


    宛如流水一般的箏音流淌而過,伴隨著模擬煙花炸開的聲效,在まふまふ的耳邊綻放。


    再來的最後一句,應該又是兩人合唱。但是まふまふ已經失去唱完這首歌的把握了。


    只是在そらる靠過來,將自己不停顫抖的身體緊緊擁住時,才總算感覺到救贖。


    “想到我了?”  そらる拿掉まふまふ的耳機,靠在他耳邊輕聲問。


    まふまふ點點頭,把臉蛋深深埋進そらる的胸膛。


    “...”  そらる笑嘆了口氣。  “...傻孩子”


    まふまふ沒有回答,只是緊緊依偎著そらる溫暖的胸口。


    “我說啊...”  そらる輕聲笑道。


    “只要‘觸碰你’就可以嗎?”


    見自己的歌詞被拿來使用,まふまふ不禁紅了臉。


    “就說...”  埋在熟悉的柔軟觸感之中,まふまふ的聲音有些悶悶的,卻還是能夠清晰的聽見他語氣裡的淡淡彆扭。


    “...不要捉弄我”


    そらる又是一笑。


    “我沒有啊”


    “...我也只是,希望你開心而已”


    “‘如果還能夠  趕在祭典結束之前’----


    ‘觸碰到你的話’----


    ----‘該有多好呢’”


                                                         --fin


--------------------凌晨的分割線-------------


    後話

    還真的凌晨

    2:17

    還滿早的嘛誰叫我去睡覺?


    好啦關於這一次的故事

    那首歌,是もいもり作詞曲ゆうし編曲mix的作品

    原文是日文啦我翻譯過了

    這裡只是把歌詞拿來捏他而已呵呵

    反正是捏他我的歌詞嘛

    嗯嗯(。・ω・。)

    亂寫一通希望大家喜歡ฅ'ω'ฅ

文章標籤

そらまふ niconico 同人文

全站熱搜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