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the Rain 二次元《妖のマーチ》

story17    --祭典之前--


事前掃雷

*不要怕,並不是輕鬆的日常短篇(((。
*本篇為AtR二次元,そらる中國龍まふまふ妖狐設定(反正就是曲設,自行代入吧(嘖,這個問題............
*與三次元真實人物無關
*劇情內容設定配對不喜慎入
*無肉,清水,敬請安心食用
*保證不添加防腐劑,非戰鬥人員請先申請戰鬥資格


いいでしよ?じゃあ、行くよ!


-------------------正文分割線---------------------

 

    そらる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正在思考。


    「可能吧,我想。」然後,他回答,仍然是一副全無所謂的樣子。


    「大概是我們還沒定居在這裡,還在到處旅行的時候認識的吧。」


    「喔... ...」聽そらる這麼說,好像也真有其事。難怪總覺得好像看過,卻沒什麼印象,原來只是以前的一面之緣啊。


    「時間也晚了,我們打完這一關就睡覺喔。」そらる說著,空出一隻手揉了揉白狐少年的腦袋瓜。


    「好!」まふまふ乖巧的點頭,然後撒嬌似的蹭了蹭黑髮少年的胸口。


    我知道了,N***さん。


    再一次見到你之前——


    ——我會做一個無憂無慮的幸福孩子。


    然後,你能夠告訴我嗎?


    你是誰?


    我們是再見的嗎?


    *


    「白羽院同學... ...這些人是誰啊... ...」


    隔日的午休時間,學生會的會長大人看著坐滿整間會長辦公室的人,開始絕望的掂量起自己從這裡出去時錢包的厚度。


    「都是我朋友。」身為讓會長最為絕望的源頭,花季卻連一點基本的自覺都沒有,仍然在招呼著幾乎要擠滿整間辦公室的人——不是,妖怪們。


    這個花季嘛,雖然說對這群妖怪到底有多少女孩子喜歡這種事很上心,但她的戀愛腦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完全沒有對自己產生過任何作用。全校,不,大概全世界就只剩花季看不出來這個學生會長喜歡自己了吧。


    「白羽院同學... ...妳的朋友... ...還真多啊... ...」


    學生會長覺得自己會被榨乾。


    是,他是邀請過花季今天中午來辦公室和他一起吃午飯,在花季說能不能帶朋友來的時候,也一口答應了下來,還說會請她和她朋友吃午餐。對,他是這麼說過的。


    但他以為她會帶來的朋友就是96猫一個而已啊?!只是請兩個女孩子吃飯他還是有把握的但一大群男人先不說錢夠不夠首先他就不願意啊!更何況是一群顏值很高的男人!還有,有好幾個很明顯的不是校內學生吧?!校外人士隨便跑進來沒問題嗎?!


    完全沒有注意到學生會長的糾結,身為對方糾結源頭的花季倒是顯得有些坐立不安,緊張兮兮的看著坐在辦公室沙發椅上的伊東。


    像是注意到了她的視線,伊東抬起頭,露出了一如既往的,陽光一般燦爛的笑容,然後用只有對方聽得見的音量小小聲的說了話。


    「昨天我有點激動了,對不起。」然後伸出手,揉了揉女孩的頭。


    花季突然覺得鼻頭一酸。她沒有回應,只是伸手揉了揉眼睛,點點頭。


    這下可好,一個大帥哥揉了自己心上人的頭,無疑是對學生會長的一大暴擊。


    「會長不用難過,你還有機會的。」一邊的96猫露出促狹的笑容,拍了拍會長的肩膀。「那個男生的年紀大花季醬可多了,他們是不會交往的。」


    「欸?」會長瞬間獲得了戰力補充。「真、真的?」


    「騙你幹嘛。喔,順帶一提,這裡面的男人花季醬都不會有興趣的。」俗話說得好嘛,越是親近的朋友通常成為情人的機率就越小。


    這下子會長就不只是戰力補充完畢了,整個人都燃燒起來了好嗎,鬥志滿滿。


    「各位!」他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既然是來幫忙本校文化祭的,那麼各位就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午餐想吃什麼就訂外賣吧,由我請客!」


    「會長威武霸氣。」已經恢復正常的花季拍拍手,以示讚賞。其他人也紛紛表示自己的尊敬,坐在そらる腿上的まふまふ也開心的揮了揮雙手,準備開始報菜名了。


    三十分鐘後。


    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你們也太能吃了吧你們是妖怪嗎???!!!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切中事實的學生會長崩潰的腹誹著。


    *


    雖說是狠狠吃了學生會長一票,但閱歷豐富的妖怪們姑且還是提供了不少有關文化祭的好建議。總之在收穫良多之後,該上課的都得回去上課了,不用上課的也紛紛離開了校園。


    「啊——學校什麼的,感覺真好玩啊!」Neru快樂的笑著,手勾上luz的肩。「吶吶,上學這麼好玩,你怎麼老是請假啊?」


    「你要不要試試看上幾十年的高中?」luz冷冷的回答。「要不是我的人類型態就是那個樣子,不去上課一定會被問東問西,我根本就不會想繼續上學好嗎。」


    「欸——」Neru嘟起嘴。「luzくん要懂得享受青春啊!是玫瑰色的高中生活喔!學習!多麼美妙!」


    (這些話給Neru老師來說真是意外的具有反差的說服力)


    「那個... ...」突然,正在Neru澈底放飛自我的時候,他感覺到有個人拉了拉自己的衣角。


    「嗯?」Neru回過頭,看見嬌小的白狐少年不知什麼時候走到了兩人身邊,正怯生生的仰頭望著自己。


    「啊,是まふまふくん啊,怎麼了嗎?」


    他果然認識我。まふまふ不是笨蛋,他看出了Neru對自己的搭話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昨天才剛認識的人是不可能這麼隨意的就「是まふまふくん啊」這麼說的。


    「那個... ...Neruさん。」まふまふ深深吸了一口氣,強迫將自己心裡那份沒來由的心慌平靜下來。


    「你是不是... ...認識我?」


    Neru停下了腳步,luz停下了腳步,離他們並不遠的伊東也停下了腳步。說著要去買晚餐食材的センラ和志麻則已經走遠了,沒有見到如此詭異的狀態。


    「你想起來了?」Neru稍微蹲低一點,心裡某個地方想著居高臨下看著這隻狐狸也挺有趣,不過臉上還是溫柔的微笑著。


    まふまふ搖了搖頭。


    「果、果然我忘記了什麼對嗎?」


    Neru無奈的笑了笑。


    「其實啊,有些事情,忘記了也挺好,不是嗎?」他說,伸出手揉了揉白狐少年的腦袋瓜。まふまふ對這種感覺並不陌生。「因為就算想起來了,也不能改變什麼。因為就算想起來了,發生的事就發生了。因為就算想起來了,也只是徒增痛苦而沒有半點好處喔。」


    「所以,忘記了不也好嗎?」


    まふまふ低下頭,沒有說話。


    他可以感受到的,眼前這個陌生卻熟悉的男人的眼神是痛苦的,站在身後的luz眼神是痛苦的,坐在不遠處護欄上的伊東眼神是痛苦的。他們都知道著什麼自己「忘記」的事吧。正因為他不記得,所以他可以快樂的活著,可以自由自在的和喜歡的朋友們打鬧,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的享受某人對他毫無限制的寵愛。而也正因為他不記得,記得的人們只能自己默默的承受著過去的折磨。


    就算記得了,也什麼都改變不了。


    只是徒增痛苦罷了。


    那麼,他還要回想起來嗎?


    「想知道嗎?」一邊的luz突然開口了。他看著滿臉茫然無措的白狐男孩,仍然是冷淡的表情,只是在心底嘆了口氣。


    果然瞞不住他。畢竟自己的封印隨著力量的消失變得越來越弱,相對的,不停的在吸取自己力量的まふまふ則是恢復得越來越強。如此一來,即便自己不解開封印,まふまふ也總有一天會突破記憶的枷鎖,將過去的一切全部回想起來。


    「知道了,也沒用喔。」Neru輕輕嘆了口氣,微微笑了笑。「不如說知道了反而會白白破壞掉現在的幸福而已。」


    這個人的聲音好熟悉。


    「即使這樣都還想要知道嗎?」


    (「這個送你,因為和你的眼睛很像。」)


    他以前也見過這個人。


    (「你們啊,真的就像一對似的。」)


    他以前也聽過這個聲音。


    (「忘掉這一切吧。」)


    並非一面之緣。


    (「要做個無憂無慮的幸福孩子喔。」)


    他們以前是——


    「luzくん、歌詞太郎さん、還有Neru... ...さん。」


    ——最好的朋友。


    「我想知道。」


    --tbc


----------------單手打字的分割線----------------

 

後話

賣命似的更新

嗯,我已經是用生命在更新了,我真棒(

我簡直要對自己欽佩不已了(寫那麼短還敢說


然後!下一集開始!

被蒙在鼓裡的只剩下そらるさん一個了!

真是緊張刺激!(只有自己覺得


那麼,一樣希望大家不嫌棄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もいもり(本鴉) 的頭像
もいもり(本鴉)

日曜十一時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