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
仗露 x 仗世吉良 x 承花
沒結婚的阿強 x 生存花
字數:1.4w+
設定:
2000年4部x2011年8部杜王町







「你有一雙很好看的手。」水手服的男人手撐著下巴,說著岸邊露伴曾經從另外一個人口中說過的話。只是男人的口吻是另外一個擁有一樣名字的人所沒有的冷淡,他只是單純的敘述一個事實。吉良吉影沒有再接著說下去,他好像在說完這句話後就徹底的對漫畫家失去了所有興趣。他自己分明有一雙更漂亮的手。夏天特有的烈日隔著露天座椅的遮陽傘,仍然是同樣的灼熱。岸邊露伴覺得頭很痛。


今天是8月19日,這裡是杜王町。如果你在路上隨便攔下一個人,他們都會這樣回答你。


「現在是2000年。」牛糞頭一號說。


「現在是2011年。」牛糞頭二號說。










《幽靈法則》




︳仗露 x 仗世吉良 x 承花
︳沒結婚的阿強 x 生存花
︳4x8部杜王町融合設定,ooc魔改大可能
︳借鑑了遊戲王vrains鏡像link vrains的設定(不論劇情,這個設定真的很有意思)事實證明我把自己給徹底搞糊塗了(
︳我不會寫我有罪,很廢很爛
︳會雷勿入!會雷勿入!會雷勿入!
︳我都說了三次會雷勿入(第四次),如果還是繼續下去然後被雷了我也不能說什麼(






沒問題嗎?沒問題就走了!







>>










地點很重要。


那象徵著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座標。


人類偉大的文明絕大多數建立於河川周圍。專屬於M縣S市紅葉區「杜王町」的那條一級河川名為「一小川」,橫跨於其上的橋是「萩之橋」。經著橋由南到北,就是當地居民引以為傲的「杜王町」。町內的名產是「味噌醃牛舌」。


這裡的人在千鈞一髮之際得救的時候,會告訴你「我平日品行良好」。30歲以上的人有句口頭禪,叫「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杜王町的人們不信奉什麼宗教,雖然大家都是這樣說的,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時間很重要。


那意味著這個宇宙運行中獨一無二的時點。


但現在問題來了。


17歲的東方仗助指著町內車站的時刻表。「2000年,8月19日。」他信誓旦旦的表示。他正在絕讚追求中的年輕漫畫家今天一大早就去了東京的漫畫週刊總部。暑假中閒到發慌的高中生在車站等他回來。「噢,然後是下午4點37分... ...」他多此一舉的附加,「24秒,現在是25了。」


「問這個做什麼啊?」他問。藍寶石一樣的雙眼裡閃著好奇的光。


另一邊,市內醫院的病床上。19歲的空条仗世文看了一眼手機的屏幕保護。「2011年8月19日。」他很有禮貌的率先回答對方的問題,隨後迫切的問了自己的。「吉良先生呢?他受了重傷... ...我... ...他現在怎麼了?」


在得到「吉良吉影目前沒有生命危險」的回應後,大學生鬆了一口氣。他終於有餘裕思考現在的問題。


「你們是在『壁之眼』找到我們的嗎?... ...什麼?不知道『壁之眼』是什麼?」


空条仗世文疑惑而警戒的瞇起眼睛。


「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杜王町。


今天是8月19日。


現在是下午4點37分。


於此同時,這裡又不是「杜王町」。






★2000年8月19日,上午11點25分。空条承太郎,位於「戀人岬」



海浪掙扎著撲騰上岸,像求生欲極其強烈的溺水者。天氣很好,但洋面卻是一片陰鬱的死白。遠處有一閃而過的光點。南海的飛魚躍出水面。


花京院典明取下鼻樑上的平光眼鏡,用力按了按太陽穴。


「雖然由我來說有些不太合適啦... ...但這也過於『奇妙』了吧。」


承太郎沒有回答,只是伸手揉了揉紅髮青年的頭髮。距離他們十公尺遠的空地,醫護人員正將兩名昏迷不醒的年輕人抬上救護車。


spw集團的情報人員站在兩人身邊,不停翻閱著手上厚厚一疊的資料。然後再次搖了搖頭。


「我們已經擴大了搜尋的範圍,並沒有找到與這兩人對應的長相或身份。」


「沒關係,就先這樣吧。辛苦了。」承太郎回應。「這兩個人『沒有明顯外傷』也『沒有生命危險』,等他們醒了我們可以好好的問。」


醫護人員很快的離開了。花京院目送著救護車遠去,愣了好一會兒才將視線收回。


「所以我說... ...」


那像是峭壁,像斷崖,但「突兀的隆起」或許更適合形容它。它距離海岸數百公尺,由南到北綿延了10公里左右。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它出現的過程過於玄乎。花京院就住在距離這裡不遠的海岸邊。他沒有親眼目睹「隆起」的出現,但他發誓,這一切絕對沒超過30秒。


30秒前,那裡仍然一如往常。然後一個不大不小的地震騷擾了海岸,迫使花京院移開了視線。好在沒有海嘯的疑慮,於是青年重新將眼睛的焦距移往窗外,隨後愣愣的撥通了電話。


「承太郎... ...你過來一下。」


海洋博士很快的就來到了現場,跟著他的還有spw集團的人和醫護團隊。花京院在「隆起」的附近發現兩個倒在一起的年輕人。呼吸心跳一切正常,卻怎麼叫也叫不醒。昏迷了,一位醫護人員表示。


然後現在,昏迷的「陌生人」們被送往了醫院,花京院重新望向那長長的一條「隆起」。


「... ...這是什麼啊... ...。」





★2000年8月19日,下午5點42分。岸邊露伴,位於「T.G.大學附屬醫院」



「這可一點也不好笑,東方仗助。」岸邊露伴嚴肅的表示。「我累了一整天才剛剛到家,我可一點都不想再經歷被你戲耍而來回折騰的過程。你給我想清楚了。你保證,你對承太郎先生的話,沒有經過任何一丁點的誇張成分?」


「海、岸、邊、發、生、奇、怪、現、象,發、現、兩、名、不、知、名、的、人。來、葡、萄、丘、醫、院、一、趟。」高中生一個字一個字的板著手指算。「承太郎先生總共也才說了26個字,我還能怎麼誇張啊?」


「而且。」仗助指向露伴胸前掛上的單眼相機。「老師你這不是興致勃勃的嘛。」


「我可是漫畫家。」岸邊露伴一本正經的表示。他發動自家跑車,一點也沒管偷偷摸上副駕駛座的仗助。「是理應對奇怪的事物產生興趣的種類。」


東方仗助對此不置可否。


在驅車前往「葡萄丘醫院」的路上,仗助在心裡進行了無數次模擬演習,才小心翼翼的開口。


「露伴老師啊。如果承太郎先生的消息來的早一點,就,在你離開杜王町之前。你會扔下那個重要會議趕過去嗎?」


「這不是廢話嗎。」露伴淡淡的表示。「當然啊,我是不可能會錯過的。」


「欸?就算有可能在『參加會議的路上發生更加有趣的事』也會這麼選擇嗎?」經過一段不短時間的相處,仗助倒也很好的把握住了露伴的思維模式。「因為自己不參加會議而對對方造成的損失」想必絕對不會是漫畫家考慮動向的理由。


漫畫家的跑車在紅燈前停了下來,駕駛轉頭看了高中生一眼。


「你知道多重宇宙理論嗎?」


仗助誠實的搖搖頭。


「簡單來說,我們所身處的宇宙並非獨一無二。在一個遠比宇宙更巨大的空間裡,還存在著許多平行我們所處空間的宇宙。這當然只是個推測,畢竟從來沒有人去到『另一個宇宙』後再回來並證實這個事實。聽起來像無稽之談,但若是放下無謂的成見,多重宇宙是我很喜歡的一個理論。」


「至於多重宇宙為何存在,如何存在,眾說紛紜。目前最受到大多數人青睞的是量子多重宇宙模型。簡單解釋,一個物體在量子力學裡能夠以多重狀態存在,只是每個存在出現的機率不同。只有『觀測』這個行為才能強迫它進入特定狀態。就像薛丁格的貓,在蓋子打開之前,貓是同時處於『活著』和『死亡』的狀態的。」


「而量子多重宇宙模型就是主張一件物體所有可能的狀態都能夠持續存在,而每一個狀態會單獨處於一個『分支宇宙』。」


「舉薛丁格那隻可憐貓的例子。實驗會在兩個不同的宇宙中得到不同的結果,其中一個宇宙裡的貓死了,另外一個的卻活著。另一個不是很準確卻好懂的例子:比方說你今天早上在早餐店猶豫要吃三明治還是蛋餅,這個時候兩個平行宇宙中的你會分別做出一個選擇,噢當然也有你買了其他種類,或是放棄吃早餐的平行宇宙存在。而現在坐在這裡的你,不過就是其中一個『東方仗助』罷了。」


「當然,不同的選擇造成的結果就會不一樣。可能那間早餐店的蛋不新鮮,因此選了蛋餅的你當天拉肚子了,選擇三明治的你卻沒有。也有可能整間早餐店的食材都不新鮮,因此所有平行宇宙裡的你都會拉肚子。我這麼說只是想表達,不同宇宙中的你所經歷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都不會完全相同。拉肚子是件小事,但你理應無法否認,在某一個平行宇宙裡,有一個四歲那年沒有發高燒,因此並未獲得『瘋狂鑽石』的『東方仗助』存在。反正我要說的是,就算這個我沒有參與會議,另外一個宇宙的我也會去的。下車。」


跑車和一般平價車平等的停在醫院地下室的停車場。漫畫家和高中生一起搭上了上升的電梯。


「露伴懂得真多啊。」


「我剛剛說的全是基本常識。」


「現在高中的課程內容會有量子力學嗎!就算有也... ...欸。」


兩人到達住院樓層。一名住院醫師與他們擦肩而過。仗助停下腳步,若有所思。


「露伴,剛剛那個醫生穿的白大褂... ...胸口繡的花紋,是『葡萄丘醫院』的花紋嗎?」


「我沒看到。」漫畫家敷衍的回應,抬抬下巴示意高中生他們已經到達目的地。露伴敲了敲病房門,在得到「請進」的許可後推門而入。


小小的單人房內擠滿了人——說是這樣說,其實除了坐在病床上的黑髮男子外就只有承太郎,花京院,康一和兩位spw財團的人員而已——但房內卻沒有一群人擠在一起交談的紛亂,更像是高鋒會開始前肅穆的寂靜。


「到了。」身著白色大衣的承太郎簡短的打了招呼後,再度將視線對準靜靜坐在床上的黑髮男人。露伴跟著海洋博士的視線看過去,隨後心裡一緊。男人自病號服鬆垮領口露出的頸側上,分明是喬斯達家的星型胎記。露伴不信在場有哪個人沒看到。


「那麼就像我剛才說的,」承太郎卻絲毫沒有搭理露伴心裡的訝異,逕自說著他想說的話。「我們有很多問題想問,但首先第一個問題是:你叫什麼名字?」


男人開口了。沒做任何猶豫的回答,他似乎不是那種老愛在重點時候玩大喘氣的類型。


「吉良吉影。」





★2011年8月19日,上午10點38分。空条仗世文,位於「戀人岬」



浪花爭先恐後的拍打海岸,像好不容易抓住救命浮木的溺水者。沙和岩石每一次撕裂海浪的聲音都在最大程度的刺激著仗世文的神經。


船醫倒在他懷裡,一動也不動。純白色的水手服浸滿骯髒的血塊。方才攻擊他們的石頭人很快就會追上來。


求求你了。不要死。


仗世文感覺自己的視線越發糢糊。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還在不爭氣的哭,還是因為他自己也要死了。他只是本能動作似的,咬碎手裡的洛卡卡卡果實後,用「軟和濕」將其送進船醫口中。


求求你了。活下去。


空条仗世文不信神。但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仗世文想,他衷心希望那位神能把他自己的命拿去換吉良吉影的。


地面傳來震動聲。仗世文用力閉上眼。


10點40分,「餘震」發生了。





★2000年8月19日,下午5點45分。空条承太郎,位於「T.G.大學附屬醫院」



室內重新陷入死一樣的寂靜。東方仗助尤其繃緊神經。搶別人身體裝上自己頭的他聽承太郎說過,搶別人的臉裝上自己身體的他自己就看過,後者甚至和眼前的男人有著一個名字。


「吉良吉影,29歲,職業是船醫。」男人似乎完全不在乎為什麼剛到的仗助和露伴突然對他換上了警戒的眼神。他本來就沒什麼大礙,一面說一面站起身。「所以這裡是哪裡?仗世文呢?」


「也好。」承太郎稍稍壓低帽簷。「空条仗世文比你早醒來,我們已經稍微問過他一些問題了,」他轉頭望向一邊的高中生和漫畫家。「這個人和我們所知的『吉良吉影』應該不是同一個人。」


「到他的病房去說吧。」


於是眾人轉移陣地,來到走道另一邊的病房。一進門,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聲喜出望外的叫喚。


「吉良先生!」


仗世文衝過來的那一瞬間,露伴的眼角跳了跳。又是一顆牛糞頭。


「你沒有死嗎?」


「噢,果然我死了啊。」吉良滿不在乎聳聳肩。「先不管這個,」他轉過頭,盯著承太郎看。「你們到底是誰,是怎麼發現我們的?追殺我們的人呢?」


「我是空条承太郎。」海洋博士淡然回答。「是這位花京院在海邊的隆起——」


「壁之眼。」仗世文小聲提示。


「——壁之眼找到昏倒的你們的。而我們並沒有看見所謂『追殺你們的人』。現在該輪到我發問了。」


「海岸邊那一連串的『隆起』,也就是你們所說的『壁之眼』是怎麼回事?你們從哪裡來?為什麼會出現在那附近?」


「那是... ...」船醫推了推仗世文,於是大學生抓了抓後腦勺,準備回答。就在此時,一聲單調古板的電話鈴聲響起,其中一名spw財團的人員接起電話。


「是... ...我知道了。」短短幾句話後他掛掉了電話,接著向在場所有人報告方才電話裡的消息。


「接到我們的消息而趕到海岸的其他財團成員說,海岸邊『一切正常』,『並沒有任何怪異的隆起』。」





★2000年8月19日,晚間8點02分。東方仗助,位於「戀人岬」



細碎的月光灑滿海洋,化作千萬個光點載浮載沉。但這些絲毫無法成為一道稱職的光源。東方仗助握著手電筒,看著空条仗世文捏著下巴站在壁之眼上的其中一顆樹前。


「我說啊,這個找不到我也沒辦法。」高中生表示。「你要找的是那個什麼洛卡卡卡的樹枝吧,使用『瘋狂鑽石』的話回來的都是它本來的枝條呢。」


「啊,我想也是,不過還是謝謝你。」仗世文收回視線。「但是,除了我之外,不會有其他人知道洛卡卡卡的枝條是嫁接到這棵樹上的吧,更何況就算那些石頭人知道,你們找到我們的時候,他們也並沒有出現在『這裡』。所以我在想,應該是在地震的時候,出現了什麼意外... ...你看,這一片的樹枝都斷了,接著洛卡卡卡枝條的也在其中吧。但剛剛麻煩你『復原』之後,洛卡卡卡的枝條卻沒有回來... ...。」


「我想那個可能現在不在這裡吧,不然我的『替身』理應回復它的。我們明天天亮再找看看吧?」高中生寬慰似的拍了拍仗世文的肩膀。「承太郎先生大概還在和吉良吉... ...吉良先生探討那個什麼族譜的問題吧。我們先待在外頭聊聊天怎麼樣?」


仗世文眨眨眼,似乎對仗助的笑容很是不可思議。但他隨即回以一個微笑。


「說的也是呢。畢竟發生了這麼神奇的事啊。」大學生繞過仗助,找了個看得清海的地方坐下。


確實很「神奇」。因為仗世文和吉良說,他們來自「杜王町」。


是杜王町,但卻又不是仗助他們熟知的那個杜王町。


時間有所不同。


東方仗助說,今年是2000年。


空条仗世文說,今年是2011年。


「地點」也有些許不同。


他們都來自一樣的M縣S市紅葉區的杜王町。但說到其中包含的細節,又有許多相異之處。


比如,仗助說,安傑羅岩。


比如,仗世文說,喬斯達地藏。


到這裡,基本上再如何覺得不可思議,眾人也都認同他們來自不同的「杜王町」了。康一在晚餐時間回家了,而吉良和承太郎似乎在察覺雙方的母親擁有相同名字的時候展開了激烈的辯論,最後替兩人辦了出院手續的眾人來到承太郎和花京院海邊的房子裡。露伴和花京院留下來和兩個有著星星胎記的傢伙討論家譜的問題,兩顆牛糞頭則是趁機溜了出來。


「剛剛spw財團的人不是說『沒有看見』壁之眼嗎?」仗助目瞪口呆的望著海岸邊綿延的「隆起」。「這不是... ...這是怎樣啊。為什麼你們的『杜王町』會有這種東西... ...」


「不就說了,是3月的地震之後,突然出現的。」仗世文帶著仗助往一片小樹林的方向走,一面將剛剛借來的手電筒塞進仗助手裡。「能麻煩你陪我去找個東西嗎?」


然後回到現在。坐在地上的仗世文抬頭看著高大的高中生。


「好吧,那就聊聊天。仗助有喜歡的人嗎?」


「我原本以為仗世文先生會問點什麼有建設性的結果你還是問了這種跟小學生真心話大冒險沒兩樣的問題啊?!」


「因為也沒別的什麼好問了吧。」大學生理直氣壯的回應。「是說仗助這個反應,果然有喜歡的人吧?我猜猜,是那個漫畫家?」


「都給你說好了。」仗助蹲下,語氣裡滿滿破罐子破甩的味道。


「欸果然嗎。看來我猜的挺準。」仗世文的神色裡總算有了點與年齡相符的光彩。「所以呢?告白過了嗎?」


「嗯。」高中生聳聳肩。「然後超great的被拒絕了。」


「為什麼!」髮型相似的兩人瞬間站上同一戰線。


「因為他說他討厭我。」


「不太可能吧,看不出來。」


「那完全是因為仗世文先生沒看過他討厭我的樣子。」


「這不就代表他並不是一直討厭著你的嗎。」仗世文疑惑的歪頭。「而且下午是他載你到醫院去的吧,能讓你上他的車欸,這樣叫討厭嗎?」


「我覺得他只是不在意這種事而已... ...啊,對了!」仗助猛然挺直身子。「醫院... ...!仗世文先生,剛剛我們待的醫院叫什麼名字?」


「啊?」大學生似乎有些不解。「T.G.大學附設的醫院... ...吧?」


「果然嗎,果然我那個時候看到的花紋,不是『葡萄丘醫院』的花紋嗎?」


「怎麼回事?」仗世文洗耳恭聽。


「杜王町——我們這裡的杜王町應該只有一間大型醫院,就是葡萄丘醫院。」高中生解釋。「話說T.G.大學是什麼?」


「町內的大學。我就是就讀裡面的農學系。」


「好的。但承太郎先生要我和露伴去醫院的時候,給我們的指示確實是『到葡萄丘醫院』。露伴也不可能開車開錯位置... ...但我們到達並和你們見面的地點卻是你們那邊的杜王町的醫院?」


「還有。」仗世文拍了拍他們坐著的地面。「承太郎先生和花京院先生都有看到這座『壁之眼』,現在你也能看到,那個時候把我和吉良先生送上救護車的那些人都能夠看到,但是為什麼剛剛在醫院裡,我們收到的卻是『壁之眼不存在』的消息?」


「所以... ...」仗助喃喃道。「這裡,到底是哪個『杜王町』?」


「就是... ...」仗世文正打算發表相同感想時,遠處傳來一聲叫喚。


「仗助,你跑哪裡去了?」


「露伴老師!」高中生跳了起來。「怎麼了?」


「還能怎麼了,已經很晚了,我送你回家。」漫畫家揚了揚手上的車鑰匙。「至於你,」他看向仗世文,「今晚先跟吉良先生一起住承太郎先生和花京院先生那裡,他們說的。你也該過去了。」


「好的,謝謝你。」仗世文點點頭,一邊不著痕跡的將高中生推向露伴,唇語悄悄的說道「加油」。


加個大頭。仗助默默的在心裡回答。跟著露伴一起朝路旁走去。


「露伴!」


「幹嘛。」


「你都不想知道我剛剛和仗世文先生說了什麼嗎?」


「一點都不想。說了什麼?」


「關於為什麼spw財團的人沒看見壁之眼的事喔。」


「說來聽聽。」





★2011年8月19日,上午11點25分。吉良吉影,位於「東方珍菓苑」



岸邊露伴討厭人多的地方。


說「討厭人類」就比較偏向中二病了,但露伴確實討厭「愚蠢的人類」。尤其當「愚蠢的人類」來來往往的湊到了一起,眼睛耳朵鼻子皮膚被迫感受到的全部都是紛紛擾擾的愚昧。露天座椅的遮陽傘完全被炙熱的艷陽所無視,漫畫家面前的水果冰淇淋在以均速融化。露伴瞪向坐在自己對面的水手服,他津津有味的又闔上一本漫畫。


「你是一個很出色的漫畫家。」吉良吉影由衷的表示。他今天一早拜訪漫畫家的住家時,興致勃勃的借閱了一套露伴漫畫的文庫版。然後一路從漫畫家家裡看到他們出門。


「謝謝稱讚。」露伴淡淡的回應。


「不,我是說真的。」船醫自認不是樂於給予稱讚的類型。「我從你的作品裡可以讀到你的精神和你對漫畫的熱愛。很真實。」


他一來就借了第四部的漫畫看,因為其他部的漫畫有幾集被那些高中生借走了,東缺西缺的。不過船醫到底還是個聰明人,一些設定想了就略懂了。


「話說這個。」他指了指手上最後一集的封面。「這部的主角就是仗助君吧。」


「才不——當然不是!」漫畫家一臉倍受侮辱的表情。「我怎麼可能把那個笨蛋收錄進自己的漫畫——要也是康一君,他才是最佳人選。」


「是嗎。」吉良不置可否的聳聳肩,重新翻開他手上的最後一集。露伴忿忿的挪開視線,正好看到了對面馬路旁大樓的電視牆。


「2011年有這種東西啊... ...」漫畫家感嘆著,拿起畫本準備素描的動作卻突然暫停。


「吉良先生。」他問。「今天是幾月幾號?」


先前被問過無數次「現在是幾年」的船醫對突如其來的更改問題愣了愣,隨後回答。「20號吧,昨天不是19號嗎?」


露伴沒有繼續開口,只是伸手指向電視牆。吉良回頭。那上頭正好閃著現在的日期時間。


「2011年... ...8月19日?」


「怎麼回事?」露伴皺起眉頭。「『地點』更改了,現在連『時間』都脫離我們的認知了嗎?!喂,你!」他沒禮貌的叫住一名正好自珍菓苑出來的女孩。「今天是幾月幾號?」


「欸?啊?」女孩嚇了一跳。「8、8月19吧?」說完轉身就跑。


「今天又是8月19日?那昨天... ...」


「露伴。」吉良總算收起了手裡的漫畫。「別忘了我們是為什麼會出來外頭——今天早上,也發生了地震。」


「對啊!」露伴手撐住下巴。「昨天... ...上一個8月19日的地震是發生在10點40分... ...今天... ...」


「也是10點40分。」船醫肯定的接話。


「然後在地震過後,原本『大部分的人屬於2000年』的杜王町就突然轉變成了『大部分的人屬於2011年』的杜王町!」漫畫家抱在懷裡的畫本都開始有些發皺。這件事他在地震過後就清楚的認知到了,這不都來參觀車站前的東方珍菓苑了。「所以,肯定是這個地震有問題... ...有什麼問題呢?」


「回去吧。」吉良猛然停止話題,這麼說道。「在這裡再如何想都沒有用。先回去找仗世文他們。再稍微觀察看看這個『杜王町』,一定能找到讓我們都離開的方法。」


「離開?」露伴瞇起翠綠色的眼睛。「你應該已經死了——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你還要拯救你的母親吧?你要是就這麼回去,就這麼死了,誰去救她?」


「我們現在待在這個『杜王町』越長的時間,我的母親就越難被拯救。」吉良吉影用同樣強硬的語氣回應。「我可完全不打算這麼容易就被那群石頭給『殺』了,我要搶到洛卡卡卡,不只是治我母親的病,我還要他們擁有的所有洛卡卡卡,當然,如果可以徹底搞死他們我也非常樂意。我有預感我會——我們會成功,前提是我們得離開這個莫名其妙的,還疑似在重複同一天的『杜王町』。我必須直面我的死亡,如果我的死亡是達成目標必經的一環。」


「而你,露伴。」吉良嘆了口氣。「承太郎和花京院,還有你和仗助都是因為我和仗世文的出現而被捲入這個『杜王町』的。這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問題,本來不該牽扯到你們。而你們也應該要盡快回到屬於你們的地方才對。」


「我都不急了,你急什麼。」露伴一拍桌子起身,口氣很是不友善。「把我的漫畫帶上,回去的時候它們都得好好的在我家裡。」


「嗯。」船醫淡淡的回應,起身跟上。桌子上的冰淇淋已經徹底融化,奶狀的表面浮著艷陽的光。





★2011年8月19日,下午5點53分。空条仗世文,位於「戀人岬」



天氣很好,雖然浪花帶上海岸的空氣仍然是苦澀的潮濕。東方仗助站在樹下,表情比起一邊擰著眉頭的仗世文要輕鬆了許多。


「這不就沒問題了嗎?」他問。「洛卡卡卡的枝條『就在這棵樹上』,那就好了啊。」


「是這樣沒錯啦。」仗世文的表情卻完全沒有放鬆。「但是這怎麼想都不太對吧?『昨天晚上都不存在』的東西『今天早上就出現了』?」


他轉頭。「在我們之前都沒有人來過這裡嗎?」


空条承太郎搖了搖頭。「你昨晚說了之後,spw財團的人在這附近巡邏了一晚上。」


「說不定我們其實該裝台攝影機。」花京院插嘴。「畢竟今天的10點40分又發生了地震,地震有餘震是正常的,但連續兩天都在相同時間也太奇怪了。」


「你的意思是,」承太郎垂下視線。「『枝條』是在『今天的地震後』出現的?」


「推測,但很合理吧?」花京院點點頭。「畢竟壁之眼和吉良吉影... ...還有仗世文都是在『昨天的地震』之後出現的吧?」


「還不只。」漫畫家的聲音遠遠的傳來。露伴和船醫朝著眾人走來。「承太郎先生,花京院先生,我有話想跟你們說。不過首先。」


他轉過視線,翠綠色的眼睛對準高中生。


「你今天都到哪裡去了?」


「我才想問露伴都到哪裡去了呢!」仗助大聲反問。「一大早打電話給露伴都不接,想著你可能來承太郎先生這裡了就過來,結果這不是才剛剛見到你嗎!」


「所以你在『今天的地震發生』前就已經來海邊了嗎?」露伴喃喃自語。「聽著,你今天晚上到我家來。」


「欸?等、等等,為什麼啊?」


「沒有為什麼,你別問。總之等等我就載你過去。」


「不是,我是說,好,不是,倒也不是不行啦,但總得讓我跟我媽說一聲吧——」


「別去說!」露伴怒喝。仗助嚇了一跳。「別回去,別打電話——總之到『明天』之前,不准給我回家!」


「發生什麼事了?」花京院安撫似的開口。露伴深吸了一口氣。


「嗯... ...嗯,也是。我們過去那邊說吧。」


「喂露伴你別跑!」高中生想跟上,船醫卻跨出一步,擋住他的去向。


「Stop。你們兩個就跟我待在這吧。」吉良攤手。「好啦,仗世文。來跟我說說洛卡卡卡的事怎麼樣?」





★2011(?)年8月19日,晚間10點29分。花京院典明,位於「海濱別墅」



「你還不睡。」花京院說。床邊的書桌上,檯燈顫抖著橘黃色的光。他的海洋博士坐在椅子上,聽見聲響轉過頭來。


「吵醒你了?抱歉。」承太郎起身坐到床邊。花京院搖搖頭。


「你沒睡我根本就睡不著啦... ...怎麼了?你在擔心仗助君他們?」


承太郎將花京院摟進懷裡,沒有回答。


「我覺得你根本就不用擔心喔。」花京院笑道。「他們肯定沒問題的... ...倒是仗世文他們... ...這樣真的好嗎?」


「那是他們的選擇,讓他們自己決定吧。」承太郎壓低了帽簷,壓住了嘆氣的衝動。「吶,花京院。聽過多重宇宙理論嗎?」


「啊,這個姑且還是知道的喔。」花京院點點頭。「怎麼了... ...你是說,現在這種情況... ...」


「啊,是這樣。」承太郎鬆開花京院,讓他能好好坐著。「如果『平行宇宙』是真的存在,那我們就假設我們原本生活的杜王町是A,吉良吉影他們的是B吧。」


「A和B的『杜王町』,是兩個不同卻極其相似的地方,因此雖然身處不同的平行宇宙中,也仍然有很多地方能夠『重疊』起來。」


「『重疊』... ...原來如此!」花京院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A和B兩個宇宙裡的杜王町『因為某一個事件的發生』而『重合在一起』了嗎!」


「推測。但依據目前的情況而言,這是最合理的解釋了。」承太郎雙手抱胸。「而造成這個現象的發生,十有八九就是因為——」


「——10點40分的那場地震!」花京院輕聲驚呼。「因為『兩個宇宙的杜王町同時在8月19日10點40分發生了地震』,所以『A宇宙2000年的杜王町和B宇宙2011年的杜王町相互連結了起來』... ...這樣嗎?」


「嗯。而這個重疊起來的『杜王町』... ...暫時稱他為C好了。」承太郎接著說下去。「雖說重疊了A和B,但畢竟地理細節上,科技發展,和居民們都有所不同,因此成為了一個會『由於觀測者不同而產生不同結果』的城市。」


「加上露伴下午說的... ...重頭開始的8月19日和地震後變成2011年的『杜王町』... ...也就是說,每一次10點40分的地震可以改變絕大多數人的『觀測結果』,讓『杜王町』的年代和景觀發生變化。至於為什麼重複著地震這一天... ...」花京院接話。


「是因為兩個宇宙中能夠絕大多數重疊在一起的,只有『8月19日』這一天。沒錯。」承太郎點頭。「也就是說,這個C宇宙的杜王町,就永遠只會有8月19號而已。」


「那這又要如何解釋A宇宙的我們卻『觀測』得到B宇宙的壁之眼?」花京院已經完全放棄睡覺了,他扔開棉被,和承太郎一起回到書桌前。


「一樣只能是推測。」承太郎回答。「問題就出在吉良吉影和空条仗世文身上。」


「啊?」


「他們是『理應已經不存在B宇宙中』的人。換言之,是『造成C宇宙出現』絕大部分因素的『特異點』。但同時,他們也是『2011年B宇宙杜王町的觀測者』。」


「而這個時候,」花京院接著說了下去。「『觀測』到了他們兩人的我們,就在『觀測到了』這個事實發生的時候,也進入了C宇宙?」


「我想是這樣子沒錯了。」承太郎表示。「你是第一個觀測者,而我和財團、醫療人員則是第二批觀測到他們兩個『特異點』的人。至於仗助和岸邊露伴... ...則是在觀測到『由於特異點存在』而變成『T.G.大學附屬醫院』的葡萄丘醫院的時候,就進入了這個C宇宙。」


「也就是說,即便在『偏向2000年杜王町』的時間點裡,只要我們觀測到吉良吉影和空条仗世文的存在,我們同時觀測著的『杜王町』也會是屬於他們的,2011年的樣子。」


「那今天露伴要仗助跟著他回家... ...」


「那是因為現在C宇宙的『杜王町』位於2011年。」承太郎回答。「由於我們兩個和露伴目前都是位於C宇宙中,因此我們所居住的地方才沒有被『2011年的杜王町』所取代。但仗助的母親卻不是這種狀態。我想,『東方朋子和仗助所居住的東方家目前無法被觀測』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


「這樣的話... ...那如果我們要『離開』... ...」花京院欲言又止,但承太郎卻極其自然的接了話。


「那麼就只要『刪除』C宇宙裡吉良吉影和空条仗世文的存在就好了。他們必須回到B宇宙接受『死亡』的事實。如此一來,觀測不到他們的我們,自然就回到A宇宙了。」


「接受『死亡』的事實嗎... ...」花京院喃喃道。


「吶,是不是也有一個『我在17歲那年就死了』的平行宇宙存在啊。」


「誰知道呢。」承太郎轉身,將花京院擁進懷裡。


「至少我現在存在於,能夠擁有你的世界。」





★2011年8月19日,上午10點29分。空条仗世文,位於「杜王港外海」



「... ...我想說的是,『因為南海有飛魚,因為南海的飛魚躍出水面,我們才得以於此處聚首』。就是這樣。」


空条仗世文靜靜的望著吉良吉影,逆光讓他看不清船醫的表情。


那麼。


如果「飛魚沒有躍出水面」。


你就不會得知洛卡卡卡的存在。


你也不會與我重逢,不會在那一天來找我搭話。


你更不會和我一起,去偷洛卡卡卡的枝條。


如果「南海沒有飛魚」。


我們是不是就不會... ...





★2000年8月19日,上午7點28分。東方仗助,位於「杜王車站」



「露伴真的不考慮帶著我一起去東京嗎?」仗助誠懇的提問,語氣委屈的像條大奶狗。


只可惜漫畫家從來不吃這一套。


「我拒絕,對,我完全不考慮。」岸邊露伴同樣誠懇的回覆。「我已經說過好幾百遍了,我是去開會,是因為實在沒理由推掉只好勉為其難去參加的,極其無聊的會議。可不是去玩。更何況,編輯部那種地方,你也進不去的吧。」


「在外面等一整天也沒關係啊!」


「那我更要拒絕了。我為什麼非得帶一尊門神到東京去不可。」


「給其他人製造『哎呀得快點結束會議』的壓力?」


「如果是這樣那真是再好不過了。但更大的機率是我會被迫回答許多有關於你的,毫無營養可言的問題。因此,我拒絕。」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嘛。露伴老是『拒絕』,『拒絕』,『拒絕』的... ...」


「那我就非得要問到露伴『同意』為止!」





★2000(?)年8月19日,下午6點18分。空条仗世文,位於「杜王港」



海鷗嘰嘰喳喳的怪聲亂叫,在逐漸染成橘紅的夕陽前不規則的描繪剪影。港口早已沒有了早晨時分的熱絡,船隻停泊處的岸上,只有船醫和大學生並肩而行。


「吉良先生,對不起。」仗世文突然開口。


「我已經說過了,不是你的錯。」吉良回話。語氣像在說一件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完全不是你的錯,所以別自責了。」


「可... ...」仗世文來不及反駁,吉良又接著出聲。


「看,很漂亮吧。夕陽。」仗世文順著船醫的眼光看去,遠處的海面如鏡子,為半沉的夕陽畫上完美的半圓。


「假如仗助君他們,是天上的太陽。」船醫輕聲道。「而天和海交界的地方,是我們和仗助君他們現在相遇的地方。」


「那麼我們應該要去的地方... ...」他移下視線。「... ...就是這一片海洋。」



「沒什麼好怕的,不是嗎。你看,在哪裡,仍然能夠擁有太陽。」


「所以,怎麼樣?」吉良轉過頭望向仗世文。大學生幾乎沒看他笑過,但如果可以,他一點也不想在這種時候看見他的笑容。「你做好準備了嗎?」


「嗯。」仗世文點點頭。「當然。」


「因為我和吉良先生一樣,是『該屬於海』的男人啊。」





★2000年8月19日,下午6點12分。東方仗助,位於「跳跳崖」



「『今天』就快要過去了。」仗助坐在高聳的崖邊,靜靜望著被夕暮染成橘紅的海,和浪花沖刷的,「一如既往」的海岸。


「嗯。」露伴坐在於仗助有些距離的後方,抱著他的畫本素描。


「欸,露伴。」仗助搔搔下巴。「你還記得那天你跟我說的,有關多重宇宙的事嗎?」


「記得。」漫畫家仍然將視線放在畫本上。


「在那之前,你說過的吧。決定一件事物的狀態,靠的是『觀測』。」


「那,如果,我『觀測』不到『岸邊露伴』的存在,怎麼辦?」


「還有怎麼辦。」露伴總算抬起頭望向高中生。


「一種可能是『岸邊露伴根本不存在』,另一種可能是『岸邊露伴處於無法被觀測的狀態』,當然,如果是『東方仗助無法觀測到岸邊露伴』那就是你的問題了。總之,觀測不到,意味著你根本不會得知我的存在。」


「那怎麼可以!」仗助激動的跳了起來。露伴奇怪的抬頭。


「什麼鬼。我問你,現在坐在這個地方,手上拿著筆和畫本的,是『什麼』?」


牛糞頭的高中生眨眨眼。「... ...是露伴。」


「那麼『你』又是什麼?」


「東方仗助。」


「這不就得了。這個『你』目前並不存在著『無法觀測岸邊露伴』的問題。坐下,你擋住我了。」


「喔... ...喔。」仗助呆呆的坐了下來,選了一個更靠近漫畫家的地方。


「吶,露伴。我喜歡你。」


「喔。」


「就只有『喔』而已嗎?!」仗助崩潰的大叫。「露伴總該給點回應啊!」


「怎麼,還想再被拒絕一次嗎?我都不知道你是這麼具有被虐傾向的人。」


「因為的確不是!而且... ...還是不行嗎... ...」


「怎麼,很失望啊。」漫畫家一面說著明知故問的話,一面放下畫本,從口袋裡掏出硬幣。


「看好了啊。」他說,俐落的將硬幣彈起,隨後將其拍上手背。


「來,選一個吧。」


「欸?」


「快選一面啊。」露伴催促著。仗助看見漫畫家在笑。是他從來沒見過的,沒有一絲嘲弄與驕傲,乾淨純粹的笑容。


「然後祈禱你能選中『我答應你』的分支宇宙吧。」





★2000年8月19日(8月22日),上午10點35分。東方仗助,位於「戀人岬」



「送到這裡就好了。」吉良吉影回過頭說道。「『地震』很快就要開始了,『壁之眼』是有坍方的可能的,你們別靠這裡太近。」


「確定真的沒問題嗎?」花京院擔憂的問道。「只要在『通往2011年的地震發生時』你們的座標位於『嫁接著洛卡卡卡枝條的樹下方』,就能夠回去了?」


「應該沒問題的,我想。」仗世文點點頭。


「我猜是因為洛卡卡卡這種特別的物種,是只能存在於『我們的世界』裡的,因此當這裡的時間變幻到2000年的時候,我和仗助才『找不到洛卡卡卡的枝條』。」


「在地震發生,也就是我失去意識前,我和吉良先生就是在那裡。」大學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去之後十有八九已經死了吧... ...說不定還被坍方埋起來了。不過沒關係,我... ...我們都做好準備了。」


「嗯。」吉良附和。「這一段時間——這三天,謝謝你們的陪伴。謝謝。」


「不用客氣。」承太郎淡淡的回應,被花京院推了一把。


「那... ...就不祝你們一路順風了。祝荷莉女士... ...你的母親能夠早日康復!」


「謝謝你,花京院先生。」吉良笑了笑,帶著仗世文朝嫁接著枝條的樹走去。


10點40分。


地震果然如所有人所預料的來到。


這一次的「地震」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問題,劇烈的異常。岸邊露伴拼了命的想穩住腳步,他想親眼目睹壁之眼的消失。可惜他還是失敗了,一瞬間被迫的移開視線後快速轉回,看到的已經是他們最熟悉的,平時的海岸。相處了三天時間的船醫和大學生也理所當然的不見蹤影。


就像是從來都不曾存在過似的。


「這樣就... ...成功了嗎?」露伴聽見花京院喃喃問道。他沒有回答,而是掏出行動電話撥了一隻號碼。


「成功了喔。」幾句交談後,他掛掉電話,平靜的敘述。「我麻煩康一君替我注意電視新聞的時間... ...現在是2000年8月22日。」


「22號... ...我們在那個只有19號的『杜王町』裡待了三天... ...嗎?」花京院說著說著,嘆了口氣。


「算了,再想下去也改變不了什麼。至少,我們都回到了我們該回的地方了。回家吧,承太郎。」


「嗯。」海洋博士點頭。於是花京院向兩名年輕人打了聲招呼後,就跟著承太郎離開了。


「回到了該回的地方... ...嗎。」露伴望著一片乾淨,沒有任何異物的海岸。浪花拍打著沙和岩石,反射著太陽的光。


「露伴?」仗助奇怪的問道。


「嘛,也是。誰知道呢。」


他看著自己胸前掛著的相機。那三天,他可沒少拍過任何東西。但此時裡面空無一物,完全就是一卷全新的底片。他肩上掛著的畫本,也失去了8月19號之後的,所有作畫過的痕跡。


「誰能知道,這是一場夢,一個幻覺,一次替身攻擊,還是... ...」露伴的聲音到最後變得很小很小,小到仗助都聽不到了。


「還是什麼啊?」


「什麼都沒有。」


「什麼啊,真是的。對了。」


「嗯?」


「雖然我們現在大概又位於不一樣的平行宇宙了,但是既然擁有一樣的經歷和記憶... ...」


「你要說什麼?」


「就是... ...露伴那時候答應我的事,現在還算數嗎?」


「你說呢?」










——fin








★2011年8月22日,上午11點25分。廣瀨康穗,位於「戀人岬」



「... ...請你們派人來。」粉色頭髮的女孩強掩住慌亂的心情,冷靜的對著手機說話。「有個人倒在這裡... ...一個受傷的男性被埋在土裡。姓名?不知道。啊... ...我的?喔... ...我是廣瀨康穗,嗯,這是我的手機。地點在——『壁之眼』和『戀人岬』這邊。拜託了。」


掛掉電話,女孩小心翼翼的靠近「被埋在土裡的少年」。


「喂!說句話啊!你沒事吧... ...?」


於是,「少年」開口了。


「妳是... ...廣瀨康穗... ...這是妳的名字... ...」


「那我又是誰?我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