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幻
︳ooc可能,無肉清水,很廢,只是亂說話







《流星雨與魔法師的歌》








>>








說起來三千多年前的「手機」能做到的事肯定遠遠超過通話這個功能的吧。但若要淺霧幻鉅細靡遺的複述一次,想來是有些困難。


他認識的人很多,可真正深交的「好友」怕是一個都沒有。他對遊戲沒有多大興趣,對風靡於「年輕人」之間的社交軟件的認識更是僅僅止於偶爾心血來潮為粉絲指點迷津的平台。手機對他而言最大的用途竟是與經紀人之間的聯繫。通話這種主要卻逐漸被網路取代的功能竟然還是佔了自己和手機相處時光的絕大部分,就這點而言,幻想,他也著實算是個老頭子了。


19歲。這個年紀,的確是足以在一群少年裡倚老賣老的資本。


「這麼說起來,小千空是我第一個好上的朋友也說不定喔。」


「不知道為什麼我只對你過去19年的歲月感到悲哀。」


石神千空把燒著木炭的火盆往外邊挪了挪,然後繼續鼓搗他那不知名的小實驗。實驗室放了太多易燃物不適合生火取暖,因此晚上千空會帶些沒有燃燒危險的小東西來天文台做實驗。幻通常會跟著一起。畢竟石神村居民的睡覺時間對他們來說是精神正好的時候。


「別這麼說嘛。畢竟如小千空所見我是這副德性,真正會把我當朋友看待的人基本沒有。而且這邊也是差不多的情況。過於理解某個人的心理狀況之後,就很難再對他喜歡起來了。」


「你想多了。想和你這個名人深交的人類肯定不少,稍微別那麼興致勃勃的挖掘別人心理的醜惡,一兩個朋友應該是辦得到的吧。」


「小千空你怎麼這麼說。」幻笑了笑,把火盆往自己移的近些。「首先,會因為我是名人所以想跟我交往的哪裡會是什麼真心好友——啊啊,你看,就是這樣。這是職業病啦職業病,就跟小千空和科學一樣。」


「哪裡一樣。」千空眨眨眼。「好噁心。」


「好吧。」幻舉起手,伸展身子。「那換個說法。這應該算是種習慣吧。就像現在啊,就算沒有網路也沒有遊戲機,但九點就睡覺對我們來說仍然是不可能的事。」


「為什麼不可能。當然可能啊,如果實驗的結果深夜才出來當然要早點睡好早點起床等結果的。」


「好,對不起,是我的錯。我的確不應該把小千空比作一般人。」幻被打敗似的笑了。「說起來小千空本來就不是一般人。喔,對了,剛剛還說了什麼來著?我可從來沒有興致勃勃的挖掘過誰的內心呢,那種的估計只有心理變態才會做。」


「啊原來你沒有把自己歸類為變態嗎。」


「小千空你在說什麼啊小千空。」幻樂的笑了出聲,嘴角揚起的幅度卻確實比平時要放鬆許多。「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比較希望你可以把那些歸為演技呢。畢竟,嘛,姑且算是我的專長喔。」


「的確是如此。」千空總算放下手邊的小東西,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對於魔術師來說是個不錯的專長不是嗎。」


「魔術師嗎... ...雖然說我的本職不是這個啦... ...魔術不過是一種掌控人心的手段罷了。」幻聳聳肩。「對了小千空,聽說過魔法師吧?」


「嗯,啊,知道啊。」千空走到望遠鏡旁,調整著焦距。「雖然是完全不科學的魔幻故事就是了。」


「魔幻故事啊... ...也許是呢。」幻也站起身,透過屋頂留給望遠鏡的空隙仰望夜空。


「吶,說到底啊小千空,魔法師到底是什麼呢?」


「嗯?」將視線從望遠鏡上收回,千空終於望向幻仰著頭的側臉。


「你想,能夠表演脫逃,能把花變作白鴿的叫魔術師,能點石成金或把水變成葡萄酒的是鍊金術師,可以隔空取物的叫念力者,想讀心的話讀取腦波的機器就能做到。如果用科學可以基本解釋所有的『魔法』,那麼魔法到底是什麼呢?」


「我啊。」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時候曾經和流星許過願,說想成為魔法師。現在想想啊大概是沒有被實現,不過也是啦,畢竟流星就只是燃燒的隕石而已啊。」


「那你應該再問問這些隕石為什麼不實現你的願望。嘛,雖然不是同一群隕石,而且等不到你問它們應該就燒光光了。」


「欸?」


幻疑惑的望向千空。少年只是衝著他笑,手朝外邊的天空指了指。


青年順著他指尖的方向望去。「啊!流... ...」第一聲流星還沒說完衝出口的便是另一聲驚嘆。「流星雨?」


「啊啊。這時間... ...是象限儀座流星雨嗎?... ...不對,都過了三千七百多年,大概不是... ...」不去管千空那完全與浪漫無緣的感嘆,幻靜靜仰著頭望向總算褪去一切光害的夜空。


「『當她哭泣時夜晚的天空便下起流星雨』... ...」


「『而她的笑容能使百花齊放』... ...」幻訝異的收回視線,望向接了下半句歌詞的千空。「莉莉安•溫伯格的歌?」


「好意外,小千空竟然知道啊。這首歌是小莉莉安還沒成名前演唱的,也沒有收錄進專輯裡。除了鐵粉外好像很少人聽過的說。」


「因為我老爸啊,他很常聽這首歌來著。」


「原來如此啊。」幻點點頭。「我啊,雖然不能算是小莉莉安的粉絲,不過還是相當喜歡這首歌的... ...《獻給魔法師》,非常美麗的曲子呢。」


是啊,說起來,當初那隻只有工作聯絡功能的手機裡,唯一下載的一首歌,似乎就是那首《獻給魔法師》。


「如果能再聽見小莉莉安的歌聲就好了呢。」


「這個恐怕是有困難。」


「啊呀,的確呢。」


漫天的星辰緩緩的向西邊旋轉。安然的沉默在最後一滴流星雨燃燒殆盡時被砸碎。千空被晚風吹的有些沙啞的嗓音在夜裡輕響,又隨即被寂靜的空氣給稀釋溶化。





「語言的魔法也是非常出色的。」






「嗯。」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もいもり(本鴉) 的頭像
もいもり(本鴉)

日曜十一時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