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Dr.Stone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千幻(微龍羽)
|OOC時間胡扯很亂很廢隨便說話




《羽翼與星星的軌跡(奇蹟)》










作者 | daisyu123
標題 | [閒聊] 有關最近出現的鳥類石像
時間 | Mon May 4 21:05:38 2037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最近只要往路邊的草叢一看就能發現很多鳥兒的石像。聽說是真的鳥變成的……不知道是什麼皮膚疾病。

大概就像這個樣子。(圖片)

今天上學的路上其實有撿到一隻,本來想帶去動物診所的但那個時間診所還沒營業。版上不知道有沒有動物醫生或生物學家,很想知道這些鳥兒們發生了什麼事。

__

推| lilliansuki:啊我也有看到,原來不是雕刻出來的嗎,那個(05/04 21:06)


推| lilliansuki:社團的女孩子跟我說可能是哪個不知名的雕刻大家把作品放在路上當作某種行為藝術呢(05/04 21:06)


推| wing0123:要是這麼浪漫就好了(05/04 21:07)


推| yuzuriha:我也希望是自己想太多……但是就雕刻而言數量不會太多了嗎?想到那些石像很有可能是真正的鳥類就覺得很心疼……希望有人知道怎麼治好他們(05/04 21:08)

→不要擔心!一定會沒事的!也沒有人說變成石頭就是死掉了啊!(*留言已編輯)


推| (未顯示id):哎呀~說起來之前開車的時候突然聽到有有個東西掉在車頂,後來一看竟然是碎成好幾塊的石頭!看你們這樣一說突然想起來,其中一塊的確很像鳥頭,說不定就是你們說的小鳥石像喔!(05/04 21:08)


推| sen0201:先說一句,不是單純的鳥類,變成石像的只有燕子(05/04 21:09)


推| drago0O0onking:等等,會掉在車頂上的意思是指鳥飛到一半突然變成石頭嗎(05/04 21:09)


推| lilliansuki:真假,太可怕了吧(05/04 21:09)


推| yuzuriha:如果真的是這樣也太殘忍了……(05/04 21:10)


推| tsukasa1234:難道不是被人扔石頭而已嗎,也不能保證那一定是鳥類石像(05/04 21:10)

→(未顯示id):好份過!我自認不是討人厭的類型喔?(05/04 21:10)

→wing0123:我還看了兩次才發現你在說好過份,我確定如果是我一定朝你的車扔石頭(05/04 21:11)


推| sen0201:就說了只有燕子……(05/04 21:12)

→(未顯示id):真的假的~你怎麼確定?(05/04 21:12)

→sen0201:不是只有日本。全世界到處都有目擊石像燕子的訊息。多到太不尋常了,基本上可以排除造假和惡搞的可能性(05/04 21:13)


推| sen0201:全世界的燕子都被石化了(05/04 21:13)


推| (未顯示id):等、等一下啦……突然說這種話也太可怕了吧?你也不能肯定是全部的燕子吧?(05/04 21:15)

→sen0201:如果有人能反駁我那真是謝天謝地。很可惜的是從第一起發現石像的訊息出現開始,我再也沒看到天上飛的那種燕子(05/04 21:16)


推| lilliansuki:抱歉,有點可怕,我想緩緩(05/04 21:16)


推| (未顯示id):是某種急性的鳥類疾病嗎?(05/04 21:16)

→sen0201:只能說是其中一種可能性(05/04 21:16)

→sen0201:對了,你剛剛說之前有個燕子石像掉到你車上對吧(05/04 21:16)

→(未顯示id):嗯,對(05/04 21:17)

→sen0201:你還留著那個嗎?(05/04 21:17)

→(未顯示id):不可能留著的吧,又不是鑽石(05/04 21:17)

→(未顯示id):啊不對(05/04 21:17)

→(未顯示id):想起來了,我扔在陽台的盆栽裡面(05/04 21:18)

→(未顯示id):等我一下啊,這就去拿(05/04 21:18)


推| lilliansuki:跑掉了……(05/04 21:19)


推| lilliansuki:如此的雷厲風行(05/04 21:19)


是想要研究什麼嗎?(*留言已編輯)

→sen0201:算不上研究吧……跟大塊頭講這個你又聽不懂(05/04 21:20)

→sen0201:只是想確認一下情況罷了(05/04 21:20)

→sen0201:還有你不要再把真名打出來了(05/04 21:20)

→哈哈哈哈!真是抱歉,因為知道是你嘛就一時手快,我會注意的!


推| lilliansuki:什麼啊原來你們認識啊!那還玩什麼匿名網站明明可以打電話討論啊?(05/04 21:21)


推| sen0201:那當然是因為我既不是動物醫生也不是生物學家(05/04 21:21)

→(未顯示id):咦~騙人的吧!知道的這麼多我還以為你是專門研究這個的欸!(05/04 21:22)

→(未顯示id):喔對,我回來啦><你要的小石頭燕子就在這裡,我直接拍照給你吧~(05/04 21:22)

→(未顯示id):(圖片)(圖片)(圖片)(05/04 21:24)

→sen0201:謝謝,麻煩你了。可以幫我拍一下斷面的特寫嗎?(05/04 21:25)

→(未顯示id):沒有問題啊!(圖片)(圖片)(圖片)(圖片)(圖片)(05/04 21:26)

→sen0201:謝謝(05/04 21:26)

→(未顯示id):不過你要看石像的斷面做什麼呀?(05/04 21:27)

→sen0201: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05/04 21:27)

→sen0201:石像的裡面,也是石頭(05/04 21:27)


推| wing0123:等等……(05/04 21:28)


推| wing0123:意思是……(05/04 21:28)


推| (未顯示id):欸?等下,騙人的吧?(05/04 21:29)


推| yuzuriha:意思是,整隻燕子都變成了石頭,而不是單純的燕子被石頭包覆住嗎?(05/04 21:30)

→sen0201:沒錯(05/04 21:30)

→sen0201:我想可能要排除鳥類皮膚疾病的可能性了。說起來就算是疾病,從頭到尾只有燕子變成這樣也很不合理(05/04 21:31)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燕子會變成這樣?!


推| lilliansuki:那什麼,既然現在知道石像內部並不是燕子的……呃,肉體(05/04 21:32)


推| lilliansuki:那會不會其實真的單純的只是雕像呢?(05/04 21:32)


推| (未顯示id):我覺得,不太可能喔?(05/04 21:33)


推| (未顯示id):假設@sen0201老師說的都是真的,那麼全世界幾乎是在同時出現這麼一大堆的燕子石像(05/04 21:33)


推| (未顯示id):也就是說,如果是人有意為之,想要在各地放置這麼多的石像,那麼這麼一場大規模的行為表演,不可能沒有在網路上留下任何資訊--召集合作夥伴的資訊(05/04 21:34)


推| (未顯示id):換言之,這個「讓燕子石化」的行動,不是自然發生的,就是「只由一個人造成」的(05/04 21:35)

→sen0201:喔?你的意思是,這有可能是人為攻擊?(05/04 21:35)

→(未顯示id):推測!只是推測而已啦!因為自然疾病的可能性不是已經被小博士否認了嗎?(05/04 21:36)

→sen0201:又是老師又是博士的,一點也不統一啊(05/04 21:36)

→(未顯示id):嗨呀!因為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最好啊?看得出來你對這個情況很認真在研究,但你又說你不是生物學家和動物醫生。那大概就是不知道哪間學校的博士或老師了吧?(05/04 21:37)

→sen0201:那就很遺憾了,全錯(05/04 21:37)

→(未顯示id):騙人~(05/04 21:37)


推| yuzuriha:沒有騙人啦……我可以作證(笑)(05/04 21:38)

→哈哈哈!我也可以喔!只是這傢伙真的很容易被誤認成博士生呢!(*留言已編輯)


推| (未顯示id):竟然還跟熟人一起在刷同一個版!不過版主都這樣說了我就相信吧!(05/04 21:39)


推| lilliansuki:正開始覺得毛骨悚然你們就開始歪樓……(05/04 21:39)


推| (未顯示id):抱歉抱歉~但是不要緊張啦!說實在的,就算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能不能找出解決辦法不也是未知數嗎?(05/04 21:40)

→sen0201:方法是人找出來的(05/04 21:40)

→(未顯示id):說出了超酷的話喔?真帥><(05/04 21:41)

→sen0201:誇我是沒好處的(05/04 21:41)

→sen0201:還有可以把id放出來嗎,標不到你(05/04 21:42)

→(未顯示id):哎呀哎呀真是抱歉,忘了把設定改回來啦(05/04 21:43)


|推文自動更新已關閉



*



作者 | drago0O0onking
標題 | [閒聊] 燕子石像後續
時間 | Thu May 7 19:53:10 2037

有關之前燕子石像的事(連結),我後來去問了生物學教授,雖然基本上沒什麼突破進展,我還是挑幾個重點說吧

1、目前在各地發現的石像應該都是由真正的燕子變成的沒錯

2、目前還沒發現燕子以外的動物遭到攻擊

3、很遺憾,包括我問的這位教授在內,對這個現象有特別興趣,並且想深入研究的人好像不多


__

推| wing0123:畢竟是這麼不科學的現象呢,那些「教授」想要接受這樣的情況說不定還需要一段時間(05/07 19:54)

→說得對啊,害我被罵了一頓

→說什麼「不好好學習看什麼超現實八卦」?!真是太沒道理了,我可是也有看到的!燕子的石像!

→wing0123:真可憐啊(笑)(05/07 19:56)

→而且我這幾天特別注意了一下,之前那個自稱不是博士的傢伙說的好像真的沒錯

→真的連一隻活著的燕子都看不到了

→你要安慰我嗎,不需要啊

→wing0123:本來也沒想要安慰你喔(05/07 19:59)

→wing0123:其實這幾天我也有特別注意,真的都沒看到了(05/07 20:00)


推| yuzuriha:怎麼這樣……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05/07 20:00)


推| daisyu123:就是說啊,到底是誰這麼殘忍?!(05/07 20:01)


推| freud:哎呀,糾結是誰那麼殘忍之前不是應該要想想這到底是怎麼造成的嗎?(05/07 20:01)


推| sen0201:比起是誰更重要的應該是怎麼做到的吧(05/07 20:01)


推| lilliansuki:噢,同時,不是心電感應就是有姦情(05/07 20:02)


推| sen0201:心電感應……也太不合理了(05/07 20:02)


推| freud:討厭~根本就不認識小@sen0201博士喔?(05/07 20:02)


推| freud:對了對了,說到小博士,小博士最近的研究有什麼進展嗎?(05/07 20:03)

→sen0201:小博士也太噁心了,這是什麼(05/07 20:03)

→freud:抱歉抱歉~不喜歡的話我就不叫啦~(05/07 20:04)


推| sen0201:真要說有什麼進展是真沒有。如果可以找到燕子的羽毛就好了(05/07 20:05)

→freud:為什麼?(05/07 20:05)

→@wing0123

→wing0123:@drago0O0onking滾,我可不是什麼燕子的羽毛(05/07 20:06)


推| sen0201:如果說能找到燕子的羽毛,那就代表所謂的「石化」是從生物的「內部」發生的,因此脫落下來的羽毛沒有事(05/07 20:07)


推| sen0201:但如果找到的是「被石化的燕子羽毛」,那就代表所謂的石化是來自「外部」,是直接從外頭讓生物產生反應,成為石頭樣子的無機物(05/07 20:07)


推| freud:真是抱歉我聽得似懂非懂~不過真的很害厲啊,都要迷上你了喔?(05/07 20:08)

→sen0201:說了誇我沒好處的吧(05/07 20:08)

→freud:本來也不是為了好處誇你的喔!(05/07 20:09)

→sen0201:那我這不得心懷感激的收下了?(05/07 20:09)

→freud:要收不收不是你自己決定的嘛!我的稱讚又不值錢~?(05/07 20:10)


我說啊,一定要在我的版上談戀愛嗎?

→lilliansuki:哈哈哈,版主也太可愛了吧(05/07 20:11)

→真是感謝,在我看來你也是不可多得的可愛女孩喔?

→lilliansuki:什麼啊怎麼知道我是女的(笑)?(05/07 20:12)

→一般的男性不會把對莉莉安的愛如此鮮明的放在id上吧,要不然會造成不可挽回的追殺事件的


推| wing0123:石像的話題沒有新進展我就不繼續刷啦,不過會特別注意羽毛的@sen0201(05/07 20:13)

→sen0201:謝謝(05/07 20:14)


推| freud:沒有談戀愛啦!說起來要散了啊?好吧那我也會特別注意的!(05/07 20:14)

→lilliansuki:別跑,你這id很有趣啊是什麼意思?(05/07 20:14)

→freud:是佛洛伊德(05/07 20:15)


推| freud:說到id,@sen0201的數字部分是生日嗎?真少女><(05/07 20:15)

→sen0201:是探險者一號的發射日期(05/07 20:16)


|推文自動更新已關閉




*



作者 | freud
標題 | [閒聊] 下禮拜是情人節
時間 | Fri May 8 22:32:17 2037

如題,下禮拜四是黃色與玫瑰情人節~大家有沒有想好要送另一半什麼禮物了呢?


__

推| lilliansuki:沒對象怎麼辦?(05/08 22:32)

→那就穿上黃色的衣服~去野餐吧!


推| sen0201:那還想什麼禮物,直接按照標題送玫瑰不就好了(05/08 22:33)

→都什麼時代了!送玫瑰已經是最俗氣的做法啦!就算是玫瑰情人節也很俗氣啊!


哎呀不過如果是現在問我,我說不定會下意識的回答「想要燕子羽毛~」這樣喔?


因為實在是找不到啊~太小了,城市裡的障礙物太多啦!

→sen0201:努力過頭了吧(05/08 22:35)

→都是誰害的呢!明明說了一堆大話讓人迫不及待想知道為什麼的說?


|推文自動更新已關閉




*



作者 | news
標題 | [八卦] 有關今天發射的聯盟號
時間 | Mon May 11 20:03:20 2037

如題

大家說點什麼吧!


__

推| lilliansuki:去到更遙遠的地方了啊……莉莉安……(05/11 20:03)


推| drago0O0onking:我也想去一次看看呢!宇宙!從外太空看地球什麼的一定要經歷一次啊!(05/11 20:04)


推| freud:說起來大家今天有看直播嗎,嘿嘿,對著鏡頭大喊「千空!」的帥大叔,真有趣啊(笑)!(05/11 20:05)


推| sen0201:……(05/11 20:05)

→freud:哎呀你也來了啊!怎麼啦怎麼啦?(05/11 20:06)

→sen0201:沒事(05/11 20:06)


|點擊載入更多留言




*



作者 | LillianWeinberg
標題 | [緊急] 發生什麼事了
時間 | Thu May 14 10:03:24 2037

如果有誰看到這則訊息--拜託了,請回覆我!


__


|推文自動更新已關閉




*



淺霧幻用力拍了拍衣服。真要命,他想,這上面得沾了多少穀穗。


天色已經晚了,濃郁的紫黑色開始從東方攀爬上來,如今已經佔據了大半的天空。幻拿起擴音器,他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折磨自己的丹田和肺活量。


「已經很晚啦!該回來吃飯了,小大樹,小陽還有小瑪古瑪!」


說實話除了大樹,大概也不需要叫其他人回來吧,仰頭看了看逐漸亮出微光的星星,幻想著。佛朗索瓦準備好的晚餐香氣絕對比他的廣播更吸引人的注意力。


搖了搖頭,幻抬起疲倦的步伐,準備去享用晚飯。但相反的方向卻也有另一個人朝他走來。


「……小千空?」


「啊。」石神千空回應。他示意幻先停下,於是幻收起了步伐邁開的角度,站在原地等千空靠近。


「怎麼啦?」幻歪了歪腦袋。他很少見到石神千空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那什麼。」千空吸了一口氣,一下子又變回了平常那種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今天是5月14日。」


「耶?黃色與玫瑰情人節?」幻眨眨眼睛,很快的卻又拉起笑容。「啊--應該不是吧?小千空應該不是會過這種節日的--」


「啊,嗯,對,猜對了。」幻閉上了嘴。石神千空難得露出了這種窘迫的表情,幻決定讓他先說完。


千空從腰上的束袋裡拿出了什麼,放上幻的掌心。少年鬆開手的時候,柔軟的纖羽輕輕垂下弧度。


「這是什麼?」


「燕子的羽毛。」千空撇過頭,即將湮沒的夕陽將顏色映在他頰上,是艷麗的火紅。「研究復活液的時候,選了一個……」


幻笑了。他瞇起眼睛,嘴角勾起的弧度像星辰的光芒。


「小千空還不如照著標題,送我玫瑰呢!」



--fin



>其實從小蔥生日應該可以反推石化日期,但我實在做不到啊傑洛,所以就隨便編了個日期,大家請見諒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千幻
|ooc,很廢很亂隨便說話





《當你》









溫潤的冰涼唐突抵上臉頰,淺霧幻嚇了一跳。他扭頭,石神千空站在他的背後。


貼在他頰側的是曲線瓶身的可樂。幻上一次收到的可樂瓶早被他拿去做切花的容器,他自認最近已經和石神千空達到幾近寸步不離的地步,想不到這傢伙還是有辦法神不知鬼不覺的請卡瑟吉再做一個瓶子。


「哎呀。」淺霧幻彎起嘴角,趁著機會扔下手裡的電池。「小千空怎麼沒有幫我冰鎮一下?」


「還得寸進尺了。」石神千空笑,順勢在他身邊坐下。琉璃才剛被琥珀拉到外頭,被暖爐烘得乾熱的室內只有他們兩人。「大冬天的喝什麼冰飲料,感冒了怎麼辦。」


「大冬天的不就是要喝冰飲料最痛快了嗎?」幻笑嘻嘻的接過可樂,聽著打開瓶蓋後氣體鑽出瓶口的聲音,滿足的眯起眼睛像一只搖椅上的貓。「不過也是在醫療和保暖條件發達的時代了。」


千空聳聳肩,沒回話。他順手拿起幻尚未完成的一顆電池,端詳了一會後隨手做完了它。幻在一旁小口小口啜著可樂,倒是挺開心的看著堂堂石神村村長給他做家庭代工。


「怎麼突然有空過來?」幻問。二氧化碳從他口中溢出成微微攪亂吐息的亂流。


「下雪了。」千空回答。他們正在加緊趕工的第二台「手機」已經被卡瑟吉和克羅姆手忙腳亂的搬進實驗室裡。千空本來也在,但那不大的空間中又多了個龐然大物,三個人著實有點施展不開手腳。最後千空被以「反正我們兩個也會做了你就不用待在這啦」的理由趕出了實驗室。


「所以就來這了……琉璃那傢伙呢?」他往外頭望了望,沒見到人。「看來是被琥珀抓到別的地方躲雪了……。」


「哎呀那不正好。」幻放下手裡的空瓶,飛快的挪到琉璃原本坐的位置。本著憐香惜玉的精神,堆在琉璃那邊的材料本來就較少。「那就麻煩小千空來做我的部分了!」


千空扯著嘴角笑了笑,竟也沒有反對。不過幻知道千空本來就沒差,反正雪停了那一堆看不到盡頭的材料仍然是他得負責組裝完。


這麼一想之後淺霧幻突然也沒了什麼認真工作的動力。手裡有一下沒一下的動作著,雙眼卻是直直的盯著千空看,像只好奇的鸚鵡,直到少年皺著眉頭回望都沒有收起毫不遮攔的視線。


於是石神千空索性也不做了,手裡電池一扔就抓起幻的手。纖細而柔軟的觸感融化在他掌心。


「你的手也太冰了。」


「是小千空的手太熱了。」幻歪著頭笑了。


雪一直下到了傍晚才停下。



*



淺霧幻睜開雙眼,星光編成的薄紗被石神千空的身影攔成陰影投在他身上。


「小千空怎麼了?」他揉了揉睡眼,坐起了身。「睡不著?」


原先望著滿天星辰的少年回過頭。背光之下,那雙眼仍然閃著紅寶石一般的亮芒。


「稍微吧……吵醒你了?」


幻搖了搖頭。裹著棉被就往千空身邊鑽。千空笑了笑,扯了扯棉被讓它能圍上幻的脖子。


「小心著涼。」他輕聲道。


「病了小千空也會照顧我嘛。」幻嘿嘿笑著,頭一歪身子一倒就靠上千空的右肩。


「還好嗎?」


「很好。」千空回答。「只是普通的睡不著罷了。」


「是嘛。」幻輕哼了一聲,信了沒信也不知道。「別想那麼多……一定沒事的。」


「嗯。」少年回應。終於是將右手環上幻的腰。幻又笑,抬起眼望向和千空眼裡倒映著的,同一片夜空。


「不然小千空給我講點星星的故事吧。」


「好。」




——fin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悲劇和恐怖片這種東西,在局外人眼裡不過就是場黑色喜劇。 ——《鬼灯の冷徹》143話









︳千幻
手書《這是個多麼美好的六月啊》(<可以點)衍生文
︳ooc,很亂很廢只是亂說話






《這是個多麼美好的六月啊》








>>





1.

我和你終於還是分開了。


我很遺憾我用了「終於」這個說法。


2.

我們的第一次相見總感覺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但兩年多在你漫長數著秒數的年歲裡確實是塵埃般的渺小。


在那之前你似乎就曾在那些劣質的占卜書中聽過我,而我卻直到三十七個世紀後才有幸拜聞你的名字。


說起來我一直都沒能理解當年的你是怎麼看過我那些不很出名的占卜書的。你理應——或許我該用肯定點的語氣——你百分之一百億不是對這種事感興趣的類型。雖然好奇,我卻也從來沒開口問過你。


如果我問過你該有多好啊。


「事故發生只能先選擇救一個人的時候,你會選擇先拯救誰呢。」我記得自己在那上頭問過這樣的問題。


「——朋友,戀人,還是自己。」


你回答的會是哪一個答案呢。





嘛,說不定你會毫不猶豫的回答「全部」呢。


因為你就是這樣的人啊。


3.

我在你的面前永遠沒有多少秘密。


「疑團重重的神秘心靈魔術師」,本來應該是這樣的設定的。說來丟臉,但在你面前,我確實連一毫米的神秘都沒有——啊,或許該說,是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究竟神秘不神秘。


雖然有些不甘心,我從來不否認我在你眼裡和其他的任何人沒有兩樣。只是比起其他人,我還掌握著與你擁有更多共同語言的優勢罷了。


隱藏自己看穿他人那從來都是我的拿手好戲,可只要在你面前,我那些脆弱的偽裝總是不攻自破。你永遠可以輕鬆看穿我像當年在舞台上戳穿他人面具的心靈魔術師。


我記得你第一次吻我也是在像這樣明媚的陽光底下。你的髮梢被艷陽烤得溫熱唇卻依舊微涼,你用那雙唇笑我是個糟糕的騙子。


是啊,可卻從來沒能騙過你,大科學家。


4.

一直到最後,我也從來沒有自你口中聽過一次愛。


「最喜歡小千空了。」反倒是我在一直說著這種話。你聽見的話會笑著反手擁抱我,如果是夜裡你會在我耳邊輕笑。但這種機會少之又少,你的時間絕大部分都花在實驗和愉快的道具製造上,不把私情置於正事之上從來都是我的覺悟,我不想因為自己那不合理的感情因素打擾你。


這麼說起來,你那個所謂的,「文明復興前戀愛腦不合理」的理論真的是正確無比啊。可那個在石神村附近的森林吻了我的你又在想些什麼呢。結果搞到最後,反而是我看不懂你了。


真丟臉啊,虧我還敢自稱心靈魔術師。


5.

有的時候我會想,我在你的心中究竟有沒有曾經特別過。


一個人的力量真的太小了。小到我連獨佔你生日的特權都沒有。獨佔——啊,是啊,事到如今也總算能說這種任性又自私的話了。


那只望遠鏡在從那輛所謂戰車上被拆下來之後又去了哪裡呢,我已經一點都不在意了。畢竟它和那座天文台的出現,我的貢獻自始至終也頂多是提了個主意。


因為它,我曾經自信的以為我也能成為你的獨一無二。但也是因為它,我深知我對你而言,永遠也比不過漫天浩瀚星海。


「科學的發展,本就源自於對宇宙的嚮往。」若是這麼說,那你簡直就是科學這項概念的化身嘛。想要和科學談戀愛,我果然還是太高估自己了。我從來都不是擅長這方面的傢伙不是嗎。


6.

「愛上我難道你從來都不會後悔嗎?」你曾經那樣問過我。真不愧是你,這種問題都能夠毫不遮攔的說出口。


其實你也不必親自問,類似的疑問我早就問過自己不下一百億次。


但只要想起你在那個冬夜,背對滿天星辰凝望我的笑容。


「不啊,從來不後悔。」


一直到現在都是。


7.

「你喜歡我對吧,那我們就交往吧。」


說起來我們之間竟然是你先說的我們交往吧。雖然說最後的結果其實證明了你終究並不是很懂所謂的談戀愛是怎麼回事。


因為就連我說「我們分手吧」的時候,你也只是在第一時間稍微皺了皺眉頭。


「是嗎。那等等... ...幫我看看大樹那傢伙在田裡怎麼樣了吧。」


「好。」我笑著回答。雖然眼淚丟臉至極的塗了我滿臉都是,我卻清晰的感覺輕鬆多了,真是奇怪。「我這就去。」


我記得你第一次吻我的那一天,我也偷偷的哭了。但是那個時候的我,究竟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


我竟然一點都不記得了。


8.

只要是你需要或想要的,我從來用盡全力去完成。


我從來都有自己其實很軟弱的認知。要我丟下為我引開小羽京攻擊的小克羅姆和小瑪古瑪,放平常時候我大概做不到。


但你在等我。你需要我那哪怕拙劣卻能發揮相當用處的小莉莉安模仿秀。光是這個認知就足夠讓我不管滿身的傷全力回到你身邊。


但是在小羽京接聽起對面電話,而你自顧自的要他提出條件時。


啊,是啊。你已經不需要我了。


那是我第一次清楚的這麼想。


9.

起風了。


我仰起頭。湛藍的天空下慵懶舒展著的是純白色的雲。稍顯炙熱的午後陽光傾倒在我臉上,烘得我熱了起來。


「小千空果然不需擔心呢。」我沒有挪回仰頭的角度,看起來像對著天空說話的怪人。你或許自認為來的無聲,但我早就發現你了。


「小大樹的體力真的是無窮無盡啊,是吧?」


說來這還是用的我第一次對你釋出善意時差不多的語句。只是這一次說出口竟意外的像永別前的信號。


「嘛,那就好。」你站到我身邊,也仰起了頭。「我不是要說這個。心靈魔... ...幻。」


「嗯?」


「你不後悔嗎?」


「小千空問的是哪一件事——嘛,不過不管是什麼,我的答案都一樣。我不後悔。」


「是嗎。」你輕輕笑了一聲。「那就好。」


是啊。那就好。這樣就好。你不需要再,也從來都不需要遷就於我。你只要是你就好,而我,只是需要換一個讓我能更輕鬆些的角度去看你。這個讓我輕易丟盔棄甲的你。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小千空要問什麼?」


「你現在還喜歡我嗎?」


「嗯,當然喔。」我有多久沒有像這樣發自內心的笑了呢。「一直都最喜歡了。」


從最一開始,一直到現在。而從今往後,也會繼續的喜歡你吧。


「是嗎。」我聽見你呼出安心的喟嘆。


「這樣一來就好辦了。我們還會再見的。」


「你在說什麼啊小千空,我又不是要走了。我一直都在,也會一直在的。等等就去幫你的忙了,千萬別太想我——」


「你明明知道我在說什麼。」你毫不客氣的截斷我的胡說八道。「我是說,等文明復興,你等我到文明復興,我們就... ...」


「好,我知道了。」於是我也重新斂起了臉上的笑容。「我知道了... ...謝謝你,小千空。」





「後會有期。」


10.

「那邊的心靈魔術師趕快過來!這邊要開始——」


實驗室裡,你大聲的呼喚我過去。「這就來了!」我回應你,轉過身朝你的方向前進,而風揚起我的衣擺。我從來自詡是個好實驗助手,雖然反應機構我是一個都聽不懂。


進屋前,我最後一次抬頭望向天空。純白的雲悠閒的漂浮在蔚藍的天色之下。




這是個多麼美好的六月啊。






——fin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千幻
︳ooc大可能,很廢很亂隨便說說話






《狐狸出嫁》






>>






「狐狸?」


「嗯,對啊。」陽光的碎屑穿過枝椏的縫隙,零零落落灑在我視野裡蓊鬱的草木上。我被村裡的孩子們簇擁著朝林裡一株目測得五人合抱的巨大古木前進。聽說這裡是他們一起遊戲時御用的秘密基地,能夠被邀請至此的我想必相當受孩子們的歡迎。


「你們知道的吧?狐狸?」


別誤會了,硬是要分類的話,我絕對不會被劃分在「喜歡小孩」的那一邊。但哄小孩這事吧,我還是具有相當的自信的。兒童的心思可比大人的好揣測了一百億倍。


我挑了一處大小高度正好的樹根坐下。雙腳剛好可以陷進一塊被陽光烤得暖和的草地,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藏住一聲幾乎要脫口而出的喟嘆。


我記得你曾經問我為什麼不給自己做雙鞋。我笑了笑,說沒事,我就喜歡這樣。穿了那麼多年的西裝皮鞋,我幾乎都要忘了草葉摩擦腳底的感覺。


「嗯嗯,知道的喔!」孩子堆裡,年紀稍大,膽子也大的一個女孩元氣滿滿的回答。「琉璃姐說過,小孩子不能獨自一個人跑太遠,要不然在路上會被狐狸騙,吃下馬糞做成的飯糰喔!」


「唔哇,這是混合了多少傳說... ...嘛,不過在警告小孩子不要亂跑上說不定真的起了相當大的作用就是了... ...」我苦笑著,自言自語一般的小聲吐了槽。不得不說,你的父親總是能在各種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使我震驚不已,真不愧是他啊。


「嘛,嘛,原來百物語裡是這麼說狐狸的嗎?」自言自語完,我重新抬高音量,對著圍繞在我身前的孩子們說話。小西瓜在他們之中的確算是嬌小的了,頂著西瓜頭套的小腦袋晃呀晃的似乎是想越過重重障礙看清我。我笑,伸手將她自孩子堆裡抱起,放在腿上。於是孩子們紛紛發出羡慕的起鬨聲,一個兩個的都想往我腿上湊。我突然對三千七百年前的那些幼兒園老師產生了崇高的敬意。


「那麼我們今天來說個浪漫點的故事吧?」我說。圍繞我的稚嫩歡呼聲認同著我的提議。自從向孩子們分享過一些百物語來不及記錄,說不上多有教育意義卻也相當光怪陸離的古老傳說與童話後,我在孩子心中的角色定位似乎朝著小琉璃的方向更靠近了一點。聽完巫女大人的故事後就會吵著讓我再多說一些別的。然後,如果我很幸運的沒有被他們的村長大人拖去工作,孩子們也很樂意讓我參加他們的遊戲時間。


「嗯... ...」我抬起頭,枝葉過濾後的午後日光並沒有想像中的刺目,但我還是微微瞇起了雙眼。「你們知道太陽雨嗎?」


「看過的唷!」年紀較大的孩子們驕傲的顯擺著,七嘴八舌的向搖著頭的那幾個孩子描述陽光下雨水零落的畫面。我沒有插嘴,只是靜靜的聽他們吵鬧完之後,才重新開口。


「嗯,沒錯喔,太陽雨就是在出太陽的時候下起雨來的景象... ...不過太陽雨還有另外一種說法,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跟今天要說的狐狸有關係嗎?」小西瓜仰起腦袋,鏡片下的雙眼閃著好奇的光。我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西瓜頭套。


「答對了,真是聰明。太陽雨的另外一個說法就是『狐狸出嫁』,而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就是因為很久很久以前... ...」


像個幼稚園老師一樣和孩子們說過不少故事後,我漸漸的也明白了為什麼你的父親在編寫百物語的時候會選擇大量的改編傳說與童話,誰讓它們絕大多數都有或多或少兒童不宜的血腥片段。


如果我沒有記錯,「狐狸出嫁」在各地都有著各式各樣相似卻不相同的內容,會死人或是死狐狸的版本我當然不會使用,都說好今天要說的是浪漫的故事了。


「... ...有一個男人在森林裡迷路了。他找不到回家的路,非常的慌張。這個時候,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突然出現在他眼前。她告訴他,可以來她家裡稍微休息一下。」


「在女孩的家裡和她相處的過程中,男人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個善良的女孩。於是他向她求婚。女孩答應了男人,但她在這個時候也向男人坦承,自己其實不是人類,而是一隻狐狸。會幫助男人,只是因為路過的時候,不忍心看男人因為迷路而被森林裡的野獸吃掉罷了。」


「男人一聽,更加確信善良的狐狸就是自己最想要的新娘。他還是堅定的想娶她。」


「於是狐狸帶著男人回家,狐狸爸爸和狐狸媽媽雖然捨不得女兒,卻也都答應讓女兒出嫁了。於是他們挑了一個陽光晴朗的午後,狐狸家族提著狐火列成長長的隊伍,送狐狸新娘出嫁。」


「出嫁當然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但一想到家裡的爸爸媽媽,狐狸新娘還是流下了感謝與不捨的淚水。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一片晴朗的天空,竟然也下起了毛毛細雨。而在那之後,天空架起了耀眼的彩虹——聽說就和那天,狐狸新娘的嫁衣一樣美麗。」


「於是在那之後,每當天空下起太陽雨的時候,我們就會說又有狐狸要出嫁了。如果我們有幸看到出嫁的隊伍,便代表今年的收穫會十分富足,當然,千萬要記得別去打擾他們喔。」


我最後還是擅自將傳說改編出了一段圓滿的情節,說不定是我潛意識之中就希望由我口中編織出的話語最後都能擁有好結局。不過這麼做的確收到了不錯的反饋,從孩子們聽完故事後閃爍著光彩的眼裡便得以知曉。


「好棒喔... ...!」那名年紀較大的女孩感嘆著。「那我們今天就玩這個吧!來把幻哥哥打扮成狐狸新娘!」


「... ...誒?」我眨眨眼,清晰的感受著從頰側流過的冷汗。「認真嗎... ...?」


但玩性上頭的孩子們哪裡還會管我願不願意當他們的換裝娃娃。響應的聲音一落當即一哄而散,各自組團去尋找他們心中的「新娘」該有的裝飾了。到最後,只剩下小西瓜還坐在我身邊。


「小西瓜?妳不跟他們一起去——」


好吧,話還沒說話我就被迫消了音。因為這女孩向我展示了她正在忙活著的產品。


「花圈!」她興高采烈的說。「等我編好了就給幻戴上喔!」


... ...我徹底放棄了。看來我不得不接受自己即將被女裝的事實。還好我不是對這種事特別抗拒的類型。


當孩子們都回來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已經是個從頭到腳都被別上野花的詭異形象了。啊,果然還是不能對小孩子所謂的「嫁衣」做太高的期待,我現在的樣子要被稱作「新娘」那都是對女孩們的侮辱,隱居森林的浪漫狂人或許就差不多。


最後回到大樹下的是由發起這場遊戲的女孩為首的幾個孩子。他們帶來了一件質感細膩的白色斗篷。


「這是琉璃姐給我們的!」女孩自豪的告訴我。「她說『本來好像是打算讓我在出嫁那天穿的,但現在也暫時不需要了就給你們吧。』然後就給我們這個了!」


「真的假的?!」天啊石神千空,你真該來聽聽你到底都幹了些什麼。「可是... ...這畢竟是小琉璃出嫁時要穿的衣服,拿來玩真的好嗎... ...?」


女孩和她的夥伴們對看了幾眼,然後重新仰頭望著我。


「沒關係的吧!因為琉璃姐說,『如果是幻先生的話,說不定比我還要適合穿呢。』這樣子喔!所以我們才拿來的。」


... ...真的假的。我總覺得從他們決定要玩這個遊戲開始,我就一直維持著哭笑不得的微妙表情,現在嘴角可以說是僵硬無比。但不管怎麼說,孩子們都把衣服遞到我面前了,我說什麼都不好拒絕——不會拒絕——這麼說起來我的確在根本上沒有帶孩子的才能。


「啊,原來你在這裡啊。」為了搞懂這件衣服的穿法,孩子們手忙腳亂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成功的將它披在我身上。多虧了這斗篷,我身上那些過多的野花都被清理的一乾二淨,只剩下了小西瓜給我戴上的花圈和我手裡的花束。等到他們總算宣布大功告成時,我聽見了你,於是轉過頭望向聲音的來源。「心靈魔術——」


你的聲音突然像被掐斷般的熄滅。我毫不意外,因為在我看來,時間也似乎在一瞬間放慢了腳步,突兀的如同暫停。


你就站在距離我最近的另一棵樹下,瞪大眼睛望著孩子堆裡的我。這不是我第一次看見你驚訝的樣子,但這種眼神和表情我的確從未見過。


「小千空?」我起身迎向你,潔白的斗篷在我身後揚起,我看不到,但我能看見你鮮紅色的眼底倒映著的我。「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你沒有回應我。我看見你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什麼卻什麼也沒有說。我能明白,被孩子們折騰了這麼久的我早就對這身裝扮麻痺了,但對你來說這的確是「超不合理的」吧。


「呃... ...」於是我清了清喉嚨,打算先告訴你這事的起承轉合。但大概是不和我作對不行吧,濕潤而冰涼的觸感滴落在我的手背上。


「下雨了... ...誒?」跟著我一起走向你的小西瓜抬起頭。「雖然在下雨... ...可是太陽還在呢!這就是太陽雨嗎?」


我低下頭,摸了摸女孩的西瓜頭套。


「嗯,沒錯喔。」我姑且就著這次的巧合向孩子們進行機會教育。「這就是我們剛剛故事裡的太陽雨呢。」


「那這麼說,幻哥哥果然就是狐狸的新娘嗎?」年紀較大的女孩興沖沖的問,我再度感受到冷汗滑落的危險觸感。


「誒?當然不——」


「哼哼哼,妳猜對了。」你突然截斷了我的話。我訝異的轉過頭,看見的是面露與平時無異的,充滿自信笑容的石神千空。


「那麼這個狐狸新娘... ...」你伸出雙手,摘下了覆蓋我大部分視線的斗篷帽。細細密密宛如蠶絲的雨水在我髮梢慢慢凝成露珠。我在迷濛如絲幕的陽光中看見你,而你看著我微笑。


「... ...我就娶走了。」








——fin

kitune_2.png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千幻
︳ooc可能,很亂很廢只是亂說話




《兩人約定好的日子》







>>





「ありがとう 二人で 歩いていきたい 大事な 想いを キミへ(謝謝你 我想與你一直走下去 讓我將 最重要的回憶 獻給你)」——青山テルマ 《二人の約束の日》









自從在石神村度過那次讓我們找到鎢的新年後,我也開始仔細計算起了日子。畢竟我對於計算實在不存在多少渴望,我又不是工程計算機。說實在,現在的我對於當年在講台上強調四年一閏百年不閏四百年又閏的老師抱持著深刻的敬意與感謝,即便我的確不是很認真在上課的類型。


被我拿來做大量計算的那張鹿皮後來不幸的被你發現了。你盡情的將我拙劣的,完全能夠以土法煉鋼形容的計算過程嘲笑了一遍。「饒了我吧,小千空。」我笑著對你說,你可是比工程計算機還要可怕的傢伙啊。


對於「科學」,我必須承認,即便如今身處所謂科學王國,我依然是屬於享受其成果的那一類人。在小司用復活液淋在我腦袋上之前,我甚至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有在每天睡覺之前,拿出身上帶著的小皮革,用炭筆將日期向前推進一天的生活——這理應是連上網路的手機該替我煩心的事。


說實話,在這個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剩餘時間都要投身斯巴達科學道具製作的世界,過於準確的日期的確不是太重要。但很可惜,我的確不具有能將感性狠狠置於理性之後的決絕。


石神千空說,在文明復興之前,戀愛腦是極其不合理的。


但在那個你從洞窟回來,迎來你生日的夜晚,你卻在眾人離開天文台之後擁抱了我。


套一句你經常掛在嘴邊的話,這可是相當不合理的。但就像任何戀愛中的少年少女一樣,當認知到自己喜歡上誰,下意識的就會認為對方的所作所為也是喜歡自己。我無數次的告訴自己停下這方面的想像——是的,想像。


我是知道望遠鏡,天文台和宇宙對你的意義的。正因為知道,所以你的擁抱就能夠合情合理的多了很多意思。


那有可能是對於我能記下你生日的感謝,有可能是再一次能夠透過鏡片仰望天空的感動,也或許是對曾遠在宇宙,如今天人之隔的父親的思念,或者只是脆弱——你畢竟在被石化的當下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


石神千空有一百億種擁抱我的理由,但它們大概都不會專屬於我。


是,我從來沒有否認自己喜歡你。「大家也都是這樣想的吧。」我只是會畫蛇添足的加上這句明眼人都看得出作用的煙霧彈。在絕大多數人——或許也包括你本人的心中,我與小琥珀啊小克羅姆啊沒有兩樣,我們都是被名為石神千空的這團篝火吸引的飛蛾,心有所向且心甘情願。而除了小龍水和小羽京偶爾投來的,意味深長的眼神,我有自信不會展現想讓火焰主動燃向我的渴望。


但很多時候我還是會感慨自己依舊不夠成熟。即便以稍年長於絕大多數科學王國國民們的十九歲自居,也不能改變十九不過是個代表「沒有多少人生閱歷」的數字的事實。


因為每當我抬起頭望向石神千空。


心底總是會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看,他也在看我呢。」





「... ...你有在聽嗎,心靈魔術師?」


「有啊,有啊。」我晃著腦袋悠悠的回答。在最接近日出的水岸邊,小龍水將小西瓜面朝朝陽高高的舉了起來,我不可避免的想起了《獅子王》的經典畫面。


「但是啊,小千空啊。」這一次的新年少了奪目的,鎢的光芒,我不可避免的將視線全集中在你被慢慢染出色彩的身影上。你或許不知道——也或許從不在乎吧,但你的確擁有一雙非常吸引人的雙眼,像一對能永遠閃耀光彩的紅寶石。


「你看,大家現在都超開心的在迎接新年喔?掃興的事情之後再說會不會好一點呢?」


我不會隨心所欲的展示,但我從不對自己否認我身上那些人類自古以來就有的劣根性。自私與慾望——即便親眼見證著科學王國如今欣欣向榮的發展,我仍然會偶爾想念起當初那個小小的,只有我和你的臉上擁有裂紋的村落。在那裡,淺霧幻是最了解石神千空的人。


我說不定就是那種所謂的,能用卑劣形容的人呢。明明我已經不能算作科學王國快樂的造船技術團隊的一員了,但過程中遇到的失敗與困難,你在這種時候仍然選擇先告訴我,即便你知道,我其實也提不出什麼多具有建設性的回答。這麼說起來,我還真的太容易被滿足了——在這種事情上比任何人取得小小的領先都能讓我感到欣喜。我果然是個無可救藥的傢伙。


「嘛,好吧。」你聳了聳肩。「那就等愉快的跨年活動結束了再來好好處理——心靈魔術師?」稍微放下心事的你大概終於有餘情去在乎其他事物了吧。我看見你也將雙眼對向我,相差無幾的身高讓我們的視線相撞在了一起。我確信,我眼裡閃過的,一瞬間想躲開的衝動已經映入你眼底。


「你在想什麼?」


「嘛... ...當然是在想小千空囉?」我很快的收拾好凝視著你時不可避免的恍然,咧開嘴角笑了。我還是非常擅長說謊的,尤其當話語本身即為真相,那稍經加工便能是更加天衣無縫的謊言。


「哼哼哼,少來了。」於是你也放鬆似的笑了。你不再看我,而是重新將視線還給緩慢上升的朝陽。幾乎全科學王國的國民都在這裡一起看著。


「我本人可就在這裡呢。」


「啊啦,是真的喔。再過三天就是小千空的生日了不是嗎?我啊,在想要送小千空什麼禮物喔?」


你猛的又轉過頭,眼神像紅鑽磨成的刃直直的刺向我。我的大腦一瞬間不爭氣的停止了運作。幹嘛——為什麼突然要露出那種表情?


「喔——?」你在「喔」之後拉出一道長長的,不懷好意的長音。與小龍水他們不同,我和你此時幾乎是位於人群之中離日出最遠的地方,你肆無忌憚的拈起我右側略長的髮,完全不管我接近窒息的呼吸。


「說到這個,我倒是想好想要什麼禮物了呢。」


「欸——?小千空都想好了嗎?」我的聲音在顫抖。所以有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太懂你並非什麼好事,我已經分不清楚你的眼神裡盛裝的是與我相同的心意抑或只是我的幻想。「那可怎麼辦啊?這樣會少了很多驚喜喔?」


「也無所謂。」你笑,又朝我靠近了一點。我不敢看你,只能在你吞吐言語的微弱氣息間強迫自己穩住吸氣和吐氣的節拍。「雖然跟我最一開始的說法不一樣呢。但龍水那傢伙對於想要的東西就能說『想要』還是讓我挺羡慕的。」


「怎麼樣?」你終於鬆開揪著我髮梢的手。「我想要的生日禮物,幻老師有辦法送我嗎?」


我慢慢垂下眼。長時間認為你不會對我有感覺的自我保護讓我一時之間出現了想要你別跟我打啞謎要說什麼好好說的衝動。但你似乎覺得我該懂,而我說不定也的確該懂。或許在我兜兜轉轉感慨著人事變遷的時候,你的眼裡一切都沒有變,淺霧幻仍然是該最能理解石神千空的人。


「... ...嗯。」於是,我點頭。「我知道了。」


如果我想的沒錯——而我當然希望我沒有錯。


「小千空的生日禮物——會想盡辦法送出去的。」


你將我拉入懷抱。這是我在石化解除後收到的第二個擁抱,雖然算上過去的十九年也差不多是頭幾次。


我貼著你的胸口聽你的心跳聲。那似乎在預言往後的,更多次的親密。


「所以,那一天... ...也請小千空務必回應我... ...」










「好。」


「我們兩個人,約好了。」







——fin







「ずっと君と ずっと君と 二人でつないだこの手は離さないでよ Everyday everynight Everyday everynight これから過ごす日々を守りたい(一直都與你在一起 兩個人牽著手永遠不再放開 每一日每一夜 從今以後要守護與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青山テルマ 《二人の約束の日》



>>就真的很老的歌... ...可是一直到現在都好喜歡,而且真的好適合他們... ...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千幻
︳ooc,很短很廢,只是個段子和亂說話





《魔術與專屬於你的紅心K》








>>






淺霧幻用力的揉了揉太陽穴。他有點訝異,沒想到他竟然會有暈船的一天。說起來這艘船到底有沒有搭載舭龍骨啊,在暈眩中想東想西,幻卻也沒開口問。石神千空要思考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他不想再給他多添煩惱。


七海龍水得意洋洋的笑聲混合著浪花拍打船身的聲響鑽進幻的耳膜。真是個意外的擁有大嗓門的男人啊,感覺就算心情不好聽見他的聲音也會不自覺露出苦笑。


「欸欸,幻啊,輪到你出牌啦!」


「嗯?啊,抱歉。」淺霧幻眨了眨因為思維發散而視線悠遠的雙眼。他笑了笑,抽出手裡的一張牌置於隨著波浪搖晃的甲板上。


不愧是永遠充滿好奇心的克羅姆。幻在心理發出欣慰的喟嘆。他在接觸撲克牌後展現了極大的興趣,因此幻邀請了同時代的大樹和杠一起讓克羅姆認識認識各種撲克牌遊戲。現在這名聰明的少年已經學會了抽鬼牌和比大小,正緊張的看著身為自己上家的杠要準備在這場排七裡出什麼牌。


「說起來。」大樹笑著開口。他笑起來總是給人一種莫名的可靠感。「真沒想到千空竟然會請卡瑟吉先生做一副撲克牌呢!」


是啊。真是想不到。幻用指尖摩挲著撲克牌的邊角。不愧是名工匠卡瑟吉,像這種單純用紙上了膠的簡約撲克牌竟然也做到了五十四張除了花色數字基本沒有區別。他想起自己隨手製作的那一副,根本天差地遠。


撲克牌可是魔術師的吃飯工具呢。想來的確是隨口和千空這麼說過,誰知道這傢伙真的把這句話放在心上,隔天就朝自己扔了一副全新的牌。淺霧幻抿起嘴笑了笑,「就是說呀。」回應了大樹的話,在少年剛打出的牌後接上他的紅心2。


石神千空的確對他很好,有意的或是無意的。他基本上會滿足自己的一切要求——當然這是因為淺霧幻的願望通常都像一瓶可樂,簡單又適合順手滿足,絕不會耽誤正事。幻什麼都沒說,卻都默默將這些全都記了下來。可樂和撲克牌,聆聽一首歌的時間或是一個只有他們倆醒著的,群星閃爍的夜晚。


坐在他對面的克羅姆皺起眉頭。看來他的牌幾乎都是靠前靠後的數字,他再pass一次就要輸掉這場遊戲了。幻依舊安然的笑著,他沒有什麼能做出回應的,一座粗糙的天文台或許就是他的極限。


但即便如此他也希望望遠鏡的另一側有他的位置。


「都剩最後一張了你怎麼不出呢。」身後突然傳來聲音,幻嚇了一跳,石神千空站在他身後,隨手抽起他的最後一張牌,扔了出去,順便宣告了幻的勝利。


「嗯,嘛——因為一直在想小千空所以在恍神囉?」幻瞇起眼睛笑了,反正他說的都是實話,千空信不信那是他的事。他感覺有點想吐,龍水精湛的駛船技術想來仍然無法拯救他脆弱的三半規管。


千空哼笑了一聲,在幻和大樹之間坐了下來,看著魔術師慢慢收回散落的牌。


「千空也要玩牌嗎?」大樹問道。


「嗯?」千空勾起嘴角。「嘛,我就不用了。」


「別這麼說嘛小千空。」幻攏了攏手裡的牌。「不然我給小千空變個魔術吧?」


一邊說著,幻一邊將撲克牌收進衣襟裡。


「我就不用撲克牌——用空氣撲克牌就好了,來,這個給你,小克羅姆。」


「嗯?!喔,喔喔,好!」克羅姆疑惑的眨眨眼,煞有其事的接下一團全憑想像才得以代表撲克牌的空氣。


「好——接下來就麻煩小克羅姆幫我洗個牌,然後把牌打開成扇形——」淺霧幻口氣輕快的說著,職業病上身讓他的臉上瞬間堆滿了笑容。如此一來他因為暈船而顯得憔悴的臉色應該好點了吧,幻看到千空原先寫著淡淡擔憂的表情緩和了一些。


「OK,接下來就請嗯——小千空來抽一張牌吧?不要讓我看到喔!」


石神千空輕笑了一聲,瞥了幻一眼後也照著他的話,裝模作樣的從克羅姆空無一物的雙手間做了抽牌的動作。大樹在一邊發出「好像真的有副牌呢!」的驚嘆。


「好——那麼就請小千空把花色和數字記起來——嗯就是讓你隨便想一個,然後把牌放回去吧?喔對了,為了防止小克羅姆看到,麻煩小千空把牌面面向自己放回去喔!」沒有在意克羅姆「說防止我看到... ...說實話我也看不到啊... ...」的吐槽,幻做了個「請」的手勢,臉上笑靨如花。


等千空做完了將牌交還給克羅姆的示意動作後,幻伸出手,讓克羅姆將重新收攏的「空氣撲克牌」還給他。


「好的,那我們來看看吧。」魔術師重新從衣襟裡掏出卡瑟吉的特製撲克牌,一張一張的攤開給眾人看。「你們看,現在每一張牌都是面朝上... ...只有這張是背面... ...小千空要抽出來看看嗎?」


千空伸手抽出那張不知何時被幻翻成背面的牌,一看,隨即愉快的「喔?」了一聲。


「怎麼了怎麼了?」大樹湊了過去,杠和克羅姆也都面露好奇。千空便將牌翻給眾人看。


「怎麼樣?」幻笑著。「是不是小千空剛剛抽的牌呢?」


「嘛,的確沒錯。」千空笑了笑,將手裡的紅心K放回魔術師手中。


「小千空知道我為什麼能知道你想的牌是紅心K嗎?」


「為什麼?」


「是我故意讓小千空選了紅心K喔?」幻嘻嘻笑道。稍微分散了點注意力果然比較沒有那麼頭暈了。他舉起手比了個手槍的動作,裝模作樣的朝著千空心臟的位置開了一槍。


「因為小千空中了我的心理暗示呢!」


「喔?」然後,幻看見石神千空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心理暗示』嗎... ...?」








——fin




>>魔術段子來自於真實經驗,是前天和朋友一起去吃烤肉時遇到的駐店魔術師跟我們玩的小魔術。他猜的就是我的牌,因為至今無法理解我是哪裡中的心理暗示所以猜牌過程的台詞基本照搬魔術師小哥哥。講真的他應該不是有意但真的很撩,我不知道他對我說「因為你中了我的心理暗示」的時候我是什麼表情,但我絕對瞬間淪陷了【】


文章標籤

もいもり(本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千幻
︳ooc,很廢很亂,只是亂說話





《1和4和焰色與煙花》






>>





好像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現實比小說更奇妙」。對此淺霧幻曾經不敢苟同。


畢竟有資格說出這種話的人生通常已經被寫進小說,載入奇妙的史冊了吧。像他這種會被埋沒在70億人口裡的普通人,別說是小說了,怕是稗官野史都懶得為他留下哪怕是清淺的一筆。


3702年前的淺霧幻的確是這麼想的。作為稍微對心理學和魔術技巧有些研究,長得又能算是偏上等的年輕人,他比一般人稍微輕鬆點的取得同年齡層大眾的推崇,隨後被經濟公司相中,到綜藝節目上扮演那個透過言語戲弄他人的角色,從此過上稍微有點出名卻脫離不了平凡的生活——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為了使自己的操弄對象和觀眾心理遭受動搖,他學會了在巧言令色之間適時的參雜幾個小魔術。結果是他被廣大粉絲們推為魔術師,半推半就的在常駐的節目裡進行了一場表演魔術。這場表演的結局他在三千多年後才知道,他在脫逃魔術成功的瞬間被石化光線照射,維持著可笑的表情與動作3700年。


如果故事就到這裡結束那倒也罷了。但說不定正是應驗了那句鬼話,他在未被詢問過意見的前提下被喚醒,聽見的第一句話就是要他千里跋涉去找一個他根本不認識,也根本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的蹤影。


早知道會這樣,淺霧幻確信自己會在成年的那一天簽署放棄急救聲明,石化也好出門被車撞死也罷,早日入土為安都比如今的狀況好上千百倍。


面對一個武力值巔峰的男人,淺霧幻說什麼都不敢拒絕,鞋都沒穿就踏上了尋找石神千空的旅途。這麼大一個日本,如今要找到一個人都難如登天,更何況要指名道姓找一個特定的角色。


就在幻決定隨便找個幾天再去回報沒找到人時,命運極其浪漫的讓他真的遇見了石神千空。如果真的有羅曼蒂克之神,淺霧幻發誓自己會用盡全力給祂一拳。


早在三千七百多年前,不,說不定還要再更早以前,淺霧幻就深信自己不會喜歡科學家,尤其是腦袋特別聰明的那種。因為他們既任性又固執,不顧他人,喜歡自說自話,老是說令人難以理解的學術詞彙和高速的思考迴路更讓他們很難溝通。


好在他有機會證明他錯了。就這點來看淺霧幻說不定要向石化光線和獅子王司道謝。他提出的這些缺點石神千空毫不客氣的各項全占,但待在他身邊並不會感到壓力,很輕鬆很愉快——大概吧。


「那邊的心靈魔術師不要再發呆了,讓你把酒精拿過來呢。」


「小千空真是的。人家才剛剛在心裡稱讚你呢你就這樣使喚人家。」淺霧幻咧開嘴笑的滿面惡意,手裡卻乖乖的將盛著酒精的玻璃罐推向石神千空,看著少年將酒精燈盛滿。


今天從一大早就開始下雨,大多數工程得在室外完成的科學王國只得休息一天。於是千空待在實驗室裡教克羅姆一些科學知識,幻說著自己沒別的地方能去便也賴在這裡,有一句沒一句的聽著千空老師孜孜不倦的教誨。


「... ...也就是說,你最喜歡的焰色反應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的物理變化啦。連1mm的複雜程度都沒有的那種。」


「夠了別再嘲笑我了。」克羅姆哭笑不得。「那麼千空老師,每一種元素各是什麼光有規律的嗎?」


「你在說什麼呢。」千空笑了起來。根據幻的觀察,這種表情是這傢伙打從心底開心的時候會露出的,著實像漫畫裡的反派角色。明明是好心情卻要用這張臉,石神千空在這方面的確是個惡劣的傢伙。


「當然是死背呀。」


「什麼啊!地球上的元素有多少啊!難道要全部背起來嗎?!」克羅姆抗議的表示。


「這不是當然的嘛。」


「才沒有當然的吧。」幻總算是開口阻止千空胡說八道。「就算小千空真的有辦法背完,一般的高中生也做不到的吧。我的話也只知道鋰離子紅色鈉離子黃色鉀離子紫色這樣的基本概念而已耶。」


「你又不是專門學這個的不知道有什麼關係。不過克羅姆既然要當什麼科學使,那麼焰色表啊沉澱表啊什麼的不能不背的吧。」


「嗚哇,好可怕。斯巴達教育啊這是。小千空不愧是石之日出生的男人,鐵石心腸!」


「哼哼哼,我更喜歡你形容我理性呢。」千空哼笑了一聲,轉頭又繼續對克羅姆說話。「焰色反應可是檢測金屬中是否含有化合物的好方法,你不背起來,怎麼知道現在用的是不是純金屬呢。」


「小千空啊。」趁著克羅姆「嗯嗯嗯」的拿起千空給他寫的焰色表時,幻趴在桌上。「你說啊。」


「說什麼?」


「煙火呀。煙火的顏色,是不是就是焰色反應啊?」


「嘛,細節上有些差異,不過總的來說就是焰色反應沒錯。怎麼?」


「沒事,大概是突然想念煙火大會什麼的了吧。」